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一七章 王靖露的事业
    应天府今天下起了小雨。

    大家一起坐车过去查看并初步适应了一下场地,也没进行适应场地的排练,然后就又回了酒店。

    当然,李谦回到了王靖露设在应天府的家里。

    这是一栋不到一百平的小公寓,被设计成了双层,装修得很精致,晴天的时候站在窗前远眺,能看到远处玄武湖的烟波浩渺,但今天下起小雨来,视线受阻,整座城市到处都有些雾濛濛的,远远看去,除了楼就是楼,玄武湖已经变成了氤氤氲氲的一团模糊光影。

    这处房子,是王靖露租下来的。

    住酒店不方便也不舒服,买房子其实是可以的,但王靖露坚持不买——她无数次表示过不想在这边安家的意思。

    而在当下,她是力主讯飞集团的大新闻事业部迁到顺天府去的。

    理由很充分:虽然应天府这边给了很多的优惠扶植政策、力图挽留讯飞集团,但对于做新闻的来说,顺天府作为全国的政治、经济、化和娱乐中心,获取信息和资源,实在是太方便了,远非陪都应天府可比。

    李谦回来得早,家里没有人。

    他给自己烧了一壶开水,拿出速溶咖啡冲了一杯咖啡,然后就端着咖啡站到窗前,喝着咖啡,安静地出神。

    喝完了咖啡,在屋子里随便转转,在墙角处的钢琴前坐下来,随便弹了半首曲子——这钢琴的音很准,保养得也很好,可见王靖露是经常用的。

    下午四点半,突然有人开门进来,看见屋里有人,还吓了一跳,等到看清是李谦,才又赶紧道歉——这是王靖露的秘给安排的小时工,每天下午四点半负责把王靖露接下来一天要吃的新鲜蔬菜给买了送过来,没周四下午还会过来一个下午,给打扫收拾房间。

    放下买来的菜,那小时工很快就走了。

    反正闲来无事,李谦索性脱了外套、穿上围裙,进到厨房里开始叮叮当当。

    本来手艺也算不得多好,如今又已经是多年不进厨房了,自然谈不上精擅,不过还好,李谦拿这个当放松,摘、洗、切,都做得很用心,几个家常菜收拾好了,先把肉炖上,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蒸米,开炒。

    于是,下午六点,当王靖露回家的时候,一进门就闻到了一鼻子饭菜的香气,顿时满脸的惊喜——阴雨的天,黑的早,不过对于王靖露来说,下午六点就已经回到家,已经肯定是最按时下班的一次了。

    她本来是准备回来做饭给李谦吃的,结果,四菜一汤,已经齐备。

    王靖露一脸的幸福。

    坐下吃饭时,李谦还从冰箱里翻出一瓶红酒来,两人倒了酒,吃着菜碰杯小酌——近几年来,两个人都是忙忙碌碌的,倒真是难得再有这样闲暇的感觉了。

    吃着饭,王靖露问:“直播的事情,搞定了?”

    李谦看她,“齐老师给你打电话了?”

    王靖露笑,“我是做新闻的!”

    李谦恍然失笑。

    也对,昨天下午敲定了事情,齐洁就把电话打过来了,但昨晚李谦跟廖辽他们一起住在酒店里,也就没有特意通知王靖露,但是估计在今天,华夏电视台那边就要开始启动相关宣传了,身为讯飞网大新闻事业部的总裁,王靖露怎么可能连这点消息都要别人转告?

    一顿饭吃到中间,王靖露又突然说:“对了,罗总知道你要过来这边开演唱会,特意跟我说,希望能找个时间跟你见个面,谈谈?!?br />
    李谦闻言点了点头,但是没说话。

    罗化腾,讯飞集团创始人,目前也仍是讯飞集团的董事长兼c,名副其实的掌舵者,但其实,经历过前些年一次又一次的扩股融资,在事业尚未起飞的阶段,他就已经丧失了公司的控股权了,现在,其实他已经沦为讯飞集团的第三大股东,只有把他身边的创始人团队所有人的股份都加到一起,才勉强成为第一大股东,可一旦有两大股东意见一致,对不起,他又会立刻失去绝对话语权。

    只不过呢,最近这几年讯飞集团发展迅猛,股东们都倾向于相信他的个人能力和个人眼光,所以在事业发展上,对于他,对于由他带领下的整个创始人团队,大家都还是特别相信和支持的。

    而李谦,目前是讯飞集团无可争议的第一自然持股人。

    大股东到这边来了,他想要见一下,理所当然。

    毕竟,李谦手中的股份对他的支持,虽然不是他继续坐稳掌舵人职位的绝对必要因素,毕竟李谦也不是绝对控股,但对于一个持股份额近三成的首席大股东,他肯定还是不愿意得罪的。

    但又喝了两口酒之后,李谦却跟王靖露说:“你跟他回一声吧,就说开唱前就不见了,开唱后再看双方的具体时间安排来定?!?br />
    顿了顿,他道:“我的看法是,在你的团队跟他彻底谈妥之前,我最好还是不跟他见面了,免生事端?!?br />
    王靖露想了想,点点头。

    不过她还是道:“没事儿的,你该见就见你的,只要别答应他什么就是了?!?br />
    顿了顿,她把自己从度蜜月回来就始终在推进的讯飞集团分拆计划的进度,跟李谦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罗化腾和他的创始人团队手里的控股权不到四成,这根本无法让他们有效地控制整个集团,一旦遇到利益有冲突的决策时,只要有几个大股东站出来反对,他们这个团队的决策就将无法推行,甚至如果感觉他做得过火了,只要大股东们协商一致,完全可以直接罢免他。

    所以,当初草创时期一切为了公司能生存下去,自然不觉怎样,但自从公司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罗化腾的?;芯退坪跏且惶烨抗惶炝?。

    公司业绩良好,前景一片光明,别说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手自己的股份,就算出手,也必是天价,罗化腾就算有心,也买不起。

    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作为第一大股东全权代表的王靖露,为他这个正在打瞌睡的人,送上了一个很舒服的枕头——公司拆分!

    王靖露入职讯飞集团一年半,在她的带领下,讯飞集团的大新闻事业部虽说蒸蒸日上,但面临着搜虎网等几个强势门户网站的竞争,仍然不好说是完全站稳了脚跟,可偏偏,王靖露对自己手里的大新闻事业部信心十足。

    于是,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尤其是在度蜜月期间跑到美国去仔细考察了好多家公司之后,她提议,把讯飞集团的大新闻事业部独立出来,成为讯飞集团控股但是各方面都独立运作的子公司。

    而李谦在讯飞集团总公司的股份,将会被拿出一部分,来置换讯飞集团对大新闻事业部的控股。

    也即是说,一旦这宗分拆案谈成了,被给予了一定估值的讯飞新闻集团,和同样给予了一定估值的讯飞集团之间,将会有一系列复杂的股权交换。等到交换结束,李谦原本在讯飞集团的大量股份,都将下沉和转移到新的讯飞新闻集团中去,届时,他对讯飞新闻集团的控股,将超过母公司讯飞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占据绝对控股权的大股东。

    而他本人在讯飞集团的股份,将由原本的将近三成,锐减为估计不足%!

    毫无疑问,一旦事情按照计划达成,李谦在讯飞集团的话语权将会大幅度降低,但讯飞新闻集团,却会成为他的自留地。

    此举一来可以保证大新闻事业部的独立运作,给王靖露以最大的舞台和最顶级的信任,二来也可以极大的缓解以罗化腾为首的创始人团队和管理团队内心对于控股权的焦虑感——最关键的是,%和%的股份,虽然可能意味着未来的财富相差以百亿计算,但是对于李谦来说,那不重要。

    他不缺钱花,事实上,他现在也并不需要太多的钱。

    明湖化手里握着很多的现金奶牛,而且明湖化这个体量级别的挣钱速度,已经足足够花了,李谦并没有什么太奢侈的消费**,或者太过强烈的在其他事业上的事业心——他是计划这辈子都要奉献给目前从事的行当的。

    所以,这件事对于各方来说,都是一举数得!

    管理层和创始人团队是宁可割肉,也要拿回控股权的,此前已经闹过不止一次的与股东大会的纠纷了,而把并不太为大家看好的大新闻事业部分裂出去,就能换回一个相对稳固了不少的控股权,对于创始人团队来说,绝对是值得的!

    对于其他股东来说,如果此举能够安抚下创始人团队,让创始人团队得以心安,以后可以解决掉关于控股权和话事权的担心——反正需要出让比黄金还要让人喜爱的讯飞股权的人,是李谦,又不是他们!

    而李谦呢,虽然会损失掉一批目前无比热门、前景也无比看好的讯飞集团的股权,但既然王靖露看好她的大新闻事业部,且有信心把这一块儿做好,那么无论此举会损失多少利益,李谦都会毫无保留的支持她的想法。

    于是,一拍即合。

    目前具体的拆分,仍在谈判之中,但说到底,几方合力促成的事情,已经是不会再有任何的改变了,现在大家争来争去的,不过就是在讨价还价罢了!

    财富达到这个层级,多几亿或者少几亿,对于李谦来说都无所谓,但这是王靖露亲自领导下独立的重要一战,她自然是锱铢必较!

    要知道,此前在讯飞集团任职,不管是做个普通的执行董事也好,还是独自领导起大新闻事业部也罢,做好做差,李谦只是股东之一,可一旦独立出去,未来的讯飞新闻集团,就将是李谦自己占大头了!

    所以,她一边冲劲十足,一边又压力山大。

    专业人员给出建议,讯飞集团的控股比例,不宜低于%!因为太少了,一旦分离完成,讯飞完全可以再行筹建一个新的新闻事业部!而失去了讯飞客户端,也即即时通讯软件qq的流量加持,目前正处在崛起阶段的大新闻事业部,将会迅速失血,届时,就会被这次拆分给坑了。

    王靖露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目前已经谈出来的部分,讯飞集团的总公司,也即讯飞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将会对讯飞新闻集团持股%,同时,双方将会签订一揽子互助和独占协议,以确保未来获得独立地位之后的讯飞新闻集团,不会被讯飞总部抛弃。

    当然,这只是目前的基础保障工作而已,真正要起飞,真正要把未来的讯飞新闻集团给带起来,王靖露显然不会想着只依靠讯飞那边给的流量入口加持。

    如果是那样,这种拆分,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她的杀手锏,是一种新的网络社交模式。

    经过渡蜜月期间在美国的认真考察,王靖露坚信这种模式也是适合中国的,但目前,他还没有引起哪怕是美国方面相关网络公司的足够重视——当然,在陪她一起考察了解过之后,李谦给余乐她%的肯定和鼓励。

    最终,经过李谦的提议,王靖露决定按照英名称给它来个直接音译,把这个新的网络社交生态,叫做“博客”。

    新的“博客”,将会于讯飞新闻集团进行一定程度的捆绑互动,借助于大新闻事业部当下已经形成的比较完备的时事评论、化评论和论坛互动等基础,整合大新闻事业部的资源,但要做成一个独立的版块。

    ——关于这些,王靖露在回国之后,已经写了厚达上百页的详尽分析和规划,只不过直到现在为止,这份报告的读者,还只有李谦一个人而已。

    实话说,王靖露虽然相当看好,也认为自己做的非常正确,但毕竟还是信心不足,尤其是面临着高达几十亿级别的公司拆分,她很怕自己会判断失误,导致李谦白白损失那么多的讯飞股份。

    但李谦坚信且鼓励她:博客这个概念,一定会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