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二一章 掌声如潮
    “好了朵朵,不哭了哦,不哭了!”

    经纪人和明湖文化那位演出部经理刘梅,都过来劝。

    她的助理则一脸惊慌失措地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但司马朵朵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哭。

    没有抽噎,没有哭泣,她只是单纯的止不住的在流泪。

    外面掌声如潮,后台候场区的电视实况转播的画面上,也是掌声如潮。

    李谦频频地向观众点头致意,说着,“谢谢!谢谢!”

    但掌声不息。

    司马朵朵的经纪人忍不住感慨,“谦少真是……这下子可就对我们家朵朵提携大了!这可比给首歌什么的,都要厉害多了!”

    刘梅笑笑,“李总能有今天,不单纯只是他有天赋的?!?br />
    司马朵朵的经纪人马上道:“那是!那是!天赋只是其一,这种做事情的思路和境界,这种担当,真的是……唉,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他才好!”

    顿了顿,又道:“他今天这番话一说,还是在直播里,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像我们朵朵,像很多现在成绩普通的‘小众歌手’,估计都会迎来一波关注了!”

    刘梅只是笑,不搭话。

    但司马朵朵的经纪人显然是激动坏了,忍不住继续道:“大家的专辑上市,都恨不得争个你死我活,都巴不得其他人都卖不动、只有自己大卖特卖才好!有几个人能像谦少这样,一心想着应该鼓励和提携还不太红但是在认真做音乐的小歌手的?而且……”

    说到这里,她扭头看看司马朵朵,环紧手臂抱抱她,说着说着,似乎动了真感情,“这个话,也就是他够资格说,换了别人,也没资格说这个话。而且这件事,也只有他来做,才能真的起作用?!?br />
    刘梅笑笑,“李总一直如此?!?br />
    顿了顿,她似乎突然来了谈兴,笑着道:“说起这个,尤其是今天这件事,倒叫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她这话一说,就连仍在流泪的司马朵朵都突起好奇,忍不住抬头看着她。

    刘梅笑道:“那应该是几年之前的事情了,嗯,三四年了吧?当时好像是在开会定专辑的上市时间,发行部给了一份表格,李总看了半天,没什么意见,因为你们也知道的,在当时,我们公司的几个签约歌手,廖辽、润卿、玫瑰力量、四大美人,以他们的分量,国内歌坛我们几乎就没什么需要非避开不可的歌手?!?br />
    “但是当时,李总却让发行部去把市面上已经确定会上市的其它专辑的上市时间搜集一下,然后第二天重新开会,李总说,调整一下,十月份十一月份这两个月,有很多公司在推新人,给他们留点空间……”

    “然后,玫瑰力量的新专辑,就提前了,压到了九月初去发,跟我们家润卿的专辑,就隔了一个月零几天!彼此肯定是受了一定影响的!但从那之后,基本上明湖文化发行专辑,就保留了这个制度和习惯了。提前调查,避开新人!”

    事情是陈年往事,但此刻从刘梅口中闲谈一般说出来,却让司马朵朵和她的经纪人都觉莫名震撼。

    因为是牵涉到玫瑰力量的专辑,刘梅又说了是压到了九月初去发,而且同一年的七月或八月份,有何润卿的专辑——司马朵朵很容易就想起来那是哪一年!

    那是1998年的夏天,何润卿去了明湖文化之后的第二张专辑《爱的代价》,以屠榜的姿态红遍大江南北,而仅仅一个月之后,新组建的玫瑰力量组合的第一张专辑《super -star》,更是红到没朋友!在她们那张专辑大杀四方的最厉害的一两个月里,压得整个歌坛都没人敢冒头发专辑——就在那一年的十一月份,自己签约索尼单飞之后的第一张专辑,《风里的声音》,正式上市!

    当时还曾暗觉侥幸,幸而距离《super -star》的上市已经有了一段距离,不然肯定惨死了,而记得专辑上市前,索尼唱片那边开会,还曾有人嘲笑明湖文化的发行部,把自家的两张大卖专辑排的挨那么近,不是自己跟自己打架么!

    ——却原来,真相如此!

    司马朵朵低头不语。

    像这样的陈年往事,又是明湖文化内部的事情,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由当时的亲历者、知情人说出来,事实上,是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的。

    甚至在歌坛、在竞争对手那里,明湖文化这些年的不少做法,都是被嘲笑、被默默抵制和被讥讽的——比如给词曲作者更高的报酬,甚至给分成,比如时不时就会让自家的专辑挨得比较近,再比如明湖文化拍戏,很多时候给幕后工作人员的工资,甚至不比台前的演员们低多少,而事实上,他们也的确特别喜欢用那些便宜的不知名演员,等等!

    如果不是以李谦的超卓天才,总是能带领着明湖文化在这种似乎有些违背常理的情况下突围而出,唱片、音乐、电视剧、电影、综艺节目等等,总是能大红大紫、大卖特卖,都不知道明湖文化已经被业界内部给嘲笑成了什么样子!

    而对于这些情况,明湖文化似乎从来不屑于去辩驳和解释什么!

    此刻想来,是如此的高下立判。

    叫人心中莫名震撼。

    抬起头时,注意到电视机里的掌声终于下了下去。

    司马朵朵泪眼婆娑地看着电视机里李谦那张诚恳的脸。

    “谢谢大家,谢谢了!”他说。

    然后停顿一下,“呃,突然有点想法,给大家临时加首歌吧!麻烦工作人员给我拿一把校园吉他,谢谢!”

    这一刻,连刘梅和司马朵朵的经纪人听到电视机里传来的声音,也都纷纷回身,看着身后大屏幕的电视机。

    而此刻,台下掌声四起。

    口哨声、尖叫声、大喊声,瞬间把场内的气氛,又拉回了演唱会。

    工作人员很快小跑着拿来了一把校园吉他,甚至还送来了一个高脚凳。

    李谦笑着道谢,抱好吉他,自己调了一下话筒支架,把话筒卡上,这才道:“突然想到的哈,也没有排练,算是送给朵朵,同时送给很多像她一样坚持在做那些‘小众音乐’的词曲创作人和歌手们,当然,也是送给你们在场诸位,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的,希望大家多多的去关注需要你们关注的人,和创作!”

    “这首歌,是98年,四年前,我给廖辽做的那张专辑《女人花》里的一首歌,叫做……《野百合也有春天》?!?br />
    台下四万多观众大声欢呼起来。

    这首歌在当年的专辑里,并不是最红的,但却有一种很独特的韵味,三四年的时间过去之后,它仍是很多人的心头好!

    而目前现场的这批赶来听演唱会的歌迷们,十个人里至少有**个都是李谦和廖辽的个人歌迷,李谦要现场加歌,加的还是当年他写给廖辽的歌,大家当然都是期待感爆棚!

    台下在欢呼,电话画面里,李谦则是低着头,手压在琴弦上。

    待台下欢呼声渐小,他才抬起头来,道:“ok,好几年了,和弦有点忘了,刚才回想了一下,差不多了,那就……嗯,开始!”

    吉他起。

    校园吉他,清冽的木质的声音。

    李谦坐在高脚凳上,开始唱:

    “彷佛如同一场梦,

    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

    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

    吹入我心中。

    而今何处是你往日的笑容,

    记忆中那样熟悉的笑容。

    你可知道我,

    爱你想你怨你念你,

    深情永不变。

    难道你不曾回头想想,

    昨日的誓言。

    就算你留恋,

    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

    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

    野百合也有春天。

    ……”

    因为临时起意,所以现场的大屏幕上,没有字幕。正在直播的电视机里,也没有字幕,但《野百合也有春天》这首歌,也算是廖辽的代表作之一了,出现至今四年,除了廖辽自己唱,还有不少歌手去翻唱,《超级女声》里的选手们,就更是特别喜欢翻唱这首歌,所以,没有歌词也没关系。

    大家都听得懂。

    并且可以根本不去想歌词或旋律,而是把全部的心神,都放到李谦的演唱,和他借助这首歌想要表达的感情中去。

    李谦的暖暖的中音,与这样的音色干净的校园吉他的结合,向来被国内歌坛的行家和歌迷们誉为天作之合!

    甚至于,在很多资深歌迷和音乐圈内部的很多大佬们看来,李谦身上的那么多音乐头衔,他所擅长创作和演唱的诸多的音乐风格,哪怕是强大的摇滚,都不如他这样干干净净的民谣演唱,更能动人心肠。

    硕大的体育场内,只有李谦的歌声和吉他声。

    全场安静聆听,杂音片丝也无。

    而在此时的后台,刚才已经开始止住泪水的司马朵朵,已经忍不住再次泪崩。

    …………

    一曲唱罢,最后一声吉他的揉弦落下,李谦站起身来,躬身。

    数万观众纷纷自发地站起身来。

    没有尖叫,没有大喊,没有口哨。

    只有掌声,如潮水般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