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二二章 多说无益
    这一夜的直播,留下了许多传说。演唱会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在事后也引起了歌坛、娱乐圈,乃至整个中国上上下下的热议。

    甚至在若干年后,很多人提起这一天的晚上,提起这一场演唱会,仍能兴奋地说到唾沫横飞。

    其实四大美人乐队这次在应天府站的演唱会,有很多值得去说的地方,比如首次歌手演唱会直播的成功,比如那高达15.3%的最高收视率,比如继米莉·菲儿之后,欧美歌坛重磅的摇滚乐队“石头乐队”——或者叫“顽石乐队”的到来和助阵,再次展现了李谦、廖辽以及四大美人乐队的人脉、交际、全球地位,已经是的的确确比国内的那些歌手们高了不止一个段位了。

    再比如李谦在演唱会的第二站,再次拿出了一首新歌,而且又是一首带了些京剧风,但这一次,却似乎充满了思辨意味的歌——不出意料的是,在演唱会结束之后,这首《悟空》再次大火。

    再比如助阵演唱的周晔对《假行僧》所做的高音改编,事后在歌坛内部被批得一无是处,认为他所做的改编,极大地破坏了原作的那种意境,但偏偏,他在当时那酣畅淋漓的华美高音,还是让他在普通歌迷和观众那里获得了极高评价。

    等等等等。

    但毫无疑问,这一切的一切所掀起的舆论热议,都比不上那天晚上李谦的一段话和一首歌——还是老歌!

    一首四年前的《野百合也有春天》,伴着清脆的校园吉他,唱得全场动容,唱得令电视机前数千万甚至上亿的观众为之感慨和着迷。

    而“关注小众歌手”这个话题,也就此一举大热。

    司马朵朵这样一个原本成绩不好也不差,名气不大也不小,但始终红不起来的二线歌手,就此一夜之间站到了风口浪尖!

    她的歌还没红,但人已经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

    她此前五行吾素的出身,毕竟曾经爆红过,最近几年所走的小众路线,注定了无法像口水歌、流行歌那样大红大紫,但毕竟作品都是很扎实的,就算不至于特别喜欢,但只要耐心的听下去,就总会有惊喜——至少是不讨厌!

    于是,一夜之间,司马朵朵过去几张专辑的CD和磁带在许多地方一下子卖到脱货,而索尼和她的经纪人这边,一天的功夫,就收到了足足上百份的各种各样的邀请——电台、电视台节目,报纸杂志专访,杂志封面,广告代言,等等!

    固然是早就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但是这突如其来的走红感觉,还是让司马朵朵和她的经纪人,以及索尼唱片,都为之目瞪口呆!

    当然,与此同时,索尼那边有些心惊胆战!

    演唱会结束之后的第二天下午,司马朵朵一行人回到顺天府,甄贞亲自开车去接机——当晚,这位歌坛大姐头自掏腰包,为司马朵朵举行了私密性质的庆功宴!当然,索尼一众高层齐齐到场,很给面子!

    此前大家签的是2+1的合同,但第二张专辑上市之后,就又续签了一份两张专辑的合约,而至今,这张合约已经履行了一张专辑,还差一张专辑,司马朵朵就自由了。此前索尼那边提了一下续签合约的事情,司马朵朵对条件略有不满,因此事情还拖着呢——现在么,条件肯定要重新谈了!

    红了,就是红了!

    只不过事先谁都没有料到,司马朵朵会因为李谦的这么一次提携,其实也就是一个出场机会、一首歌,加上他的一段话而已,就这么突然爆红了!

    当然,这个走红,目前还只是虚火而已,要抓紧时间利用这股热度推出新专辑,把热度变成销量,才算是把热度稳下来了!

    于是,在旁敲侧击地打听清楚明湖文化并没有真的出手挖人之后,索尼上下松了口气——续约谈判抓紧时间重启吧!

    当然,司马朵朵虽然好像是很没有心机的直言说李谦并没有挖自己,但对于索尼提出的续约谈判的事情,却表现得丝毫都不热心!

    一时间,索尼方面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当然,这些事情,只好算作是顺手而为的罢了,要借这个机会鼓励和唤起大家对国内歌坛小众歌手的关注,是真,一下子把司马朵朵给捧红了,则只是顺手而为的事情罢了,一俟演唱会结束,李谦就把这些事情抛诸脑后了。

    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忙。

    因为《黄飞鸿》在日本的大红大紫,出于发行方的强烈要求和敦请,邹文槐不得不带队去了日本做宣传,从日本回来,还要去东南亚继续跑。但这个时候,《生死门》的负面口碑似乎已经开始发酵,而偏偏,以《生死门》在国内如果火热的势头,以秦渭的名气,顺势被引进日本,当然也是正常得很。

    于是,秦老爷居然再次亲自开炮了。

    在被记者问到怎么看待李谦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呼吁大家关注小众歌手和小众音乐这件事的时候,秦渭果断蹭热点,但是蹭得让人继续不太爽——

    他说:“李谦在歌坛的地位,使得他站出来说这句话,天经地义,而且也只有他来说这句话,才能真的有用,不至于流于一句口号而已!这肯定是值得鼓励、值得赞扬的做法!我一再说过,李谦的歌唱得怎么样,我是外行,没资格评价,他的销量,和那么多歌迷对他的喜爱,是他才华的最好证明。这就跟电影票房是一样的,观众喜欢你、觉得你电影拍得好,他才会买票去看!《黄飞鸿》的票房很不错嘛,李谦虽然是个新锐导演,但事实证明,大家还是很支持他的,他的电影拍的也很不错了,尤其是在他这个年龄来说!”

    其实李谦本来是准备从应天府直接去成都府的,去筹备第三场的,但是,在秦渭的这番话传出来之后,齐洁直接气炸了!

    是的,《生死门》的票房的确是比《黄飞鸿》要高的,秦渭的资历和在电影圈的江湖地位,也的确够高,比李谦高得多,但是你这么倚老卖老的不断蹦出来借着李谦刷存在感,还一副评述晚辈的口吻,而且还明捧暗贬,就太讨厌了!

    周日,李谦不得不与其他几个人分开,让廖辽、曹霑他们先去成都府,自己则掉头回了顺天府——齐洁罕见发脾气,但只要脾气上来,也不是一般人摁得下去的,她要开会,李谦都很给面子的回去开会。

    嗯,其实主要就是把她劝下去。

    而就在当天,也就是秦渭说出了那番话的第二天上午,正在广州府跟队参加《生死门》宣传的何颖玉,连个假都没请,直接自己坐飞机回了顺天府。

    据说,秦渭勃然大怒!

    当然,胡斐是明眼人——李谦在顺天府刚落地,他的电话就追过来了!

    老秦那张嘴嘛,你也是知道的,哈哈,别在意,我替他给你赔个不是,其实他也没别的意思,你别多想,他当老大当惯了,就顺嘴秃噜而已!还有小玉那里,你帮我劝劝,不要闹小脾气嘛!哈哈哈哈,该做的宣传还是要做的……要不,你晚上有空儿不,我张罗个局,咱们聊聊?

    巴拉巴拉!

    从头到尾,李谦只是哼哈了几句,几乎没说什么,只是在最后,才开口婉拒了对方的邀请,然后就挂了电话。

    秦渭口没遮拦是有的,但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玩,就有点欺负人了,以内心的印象来说,本来李谦以为胡斐是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的,但是很显然,《生死门》踩着《黄飞鸿》上位了,大卖到前无古人的程度,同时他又火速地敲定了刘承章的新电影,此时想来,或许现在正是他生平以来最得意的时候吧!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

    …………

    没有人知道当天明湖文化内部的闭门会议都讨论了些什么,大家只是知道,第二天何颖玉就乖乖地回了广州府,按照合同规定,她还有十几天的宣传日程要参加,否则就是违反合同,对方较真的话,是可以起诉的!

    而除此之外,让圈内一些明眼人、聪明人颇为讶异的是,明湖文化方面,李谦的突然回京,居然没有任何的后续动作了。

    秦渭已经前后两次拿李谦和《黄飞鸿》做筏子明捧暗踩的,来帮《生死门》拉票了,但明湖文化居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尤其是,李谦突然跟自己的乐队临时分路、折回顺天府,何颖玉也公然缺席了当天《生死门》的宣传,回到顺天府,这等明明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况,居然最终没有带来任何的风雨波澜——这可叫不少等着看热闹的内行人大跌眼镜!

    如果非得说有些波澜的话,大约就是回到了顺天府的李谦,似乎是一点儿都不肯闲着,居然没有老老实实回家去抱一天孩子,而是一大上午就跑到了新成立的明湖动画去转了一圈,然后又跟齐洁一起,跑到正在装修中的未来的明湖动画的办公地址,就大大地转了一圈。

    然后,他居然就这么转头上了飞机,直奔成都府去了!

    这可有点不像李谦向来敢回怼的风格!

    圈内不少人都有些诧异,又有些失望。

    想当年,华歌唱片前脚把李谦提出了五行吾素新专辑的制作团队,李谦后脚就用廖辽的新专辑直接打脸了,直接使得当时如日中天的五行吾素组合新专辑销量被腰斩,而歌坛大佬的飞翔乐队敢于质疑四大美人乐队,结果四大美人乐队只用了一两个月就完成了《曾经的你》,春晚十分钟更是一举成就收视神话,最终也是把飞翔乐队的脸给打得啪啪响!

    但是……自从进入影视圈以来,李谦和明湖文化,似乎有些异常的低调!

    接到李谦已经坐飞机离开顺天府之后,杜艺华也有着片刻的错愕,但很快,她就平静下来——那个男人虽然总是躲着她,但根据自己搜集的资料,和亲自接触的那几次之中对他的印象,她还是坚信自己对他的判断和认识:他绝对不是一个会忍气吞声的人!

    所以她重新翻出往年的资料,从头开始再捋一遍,似乎是又看出了一点什么来——李谦好像是从来都不跟人打嘴仗的!

    所以,嗯……大概弄明白了。

    打听清楚齐洁留在顺天府,在忙活明湖动画的架构问题,杜艺华只犹豫了不到三分钟,随后就命人给自己买了飞机票,当天下午,就直飞成都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