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三一章 绝交!
    车子缓缓地在羊圈胡同的入口处停下来。

    司机老刘按下开启侧拉门的电钮,同时第一时间开门下了车,护在出口处的侧前方——大家都已经太熟了,老刘一眼就认出胡同口那几个蹲着抽烟的家伙是干嘛的,而老刘的车一停下,对方也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谁的车了!

    呼呼啦啦,七八个人迅速围了过来。

    齐洁下车,短裙,大长腿又白又美,高跟鞋嗒嗒有声。

    一帮记者和狗仔忙着拍照,忙着抛出各种问题,但却没有一个人敢拦在前头挡住齐洁的路——这要是换了什么小明星,哪怕你很红了,狗仔照样是该拦就拦的,但是面对齐洁,就基本上没人敢!

    你硬拦她,就基本上意味着你会被整个明湖文化的体系强硬的抵制,那你就很大程度上快吃不了狗仔这碗饭了。

    不过即便如此,为保守起见,老刘还是给一直护送到了周嫫家的家门口。

    一直到看着她推门进去了,这才松了口气,回过头来,笑笑,“哥几个散了吧,等不着什么的?!?br />
    有人就开玩笑,“刘哥,那我们采访采访你呗?”

    老刘笑,“我就是个开车的,我知道个屁!”

    …………

    院子里,周嫫和李谦正在逗李射声同学走路。

    小家伙现在一岁多一点,已经会走路了,就是性子急,有时候走快了一不注意就会跌跟头,吴妈毕竟上了年纪,周嫫不敢指望她,现在负责带着小家伙在院子里玩的任务,基本上都是她自己,和她的助理曾晓静的。

    可怜人家小姑娘,本以为被千挑万选出来,就要跟着周嫫见识大场面了,结果入职不到半年,就开始陪孕妇,再然后就开始帮忙看孩子做保姆了。

    当然,凡事有利有弊。

    在周嫫这边当了两年的助理兼保姆,进进出出的大人物,明湖文化内的和明湖文化外的,那都是见惯了,不管是邹文槐、谢铭远这等明湖文化内部的大佬,还是肖爱国、甄贞、赵信夫、黄玉清等歌坛巨星,都是熟到了可以随口闲聊的程度——不管是李谦还是周嫫,可都没真拿她当保姆看。

    当然,今天李谦有空儿嘛,心情又好,陪儿子的事情当然是他的。

    于是,周嫫跟曾晓静反倒舒舒服服地坐在廊庑底下看热闹。

    太阳有点毒,周嫫是不太同意李谦把李射声抱到大太阳底下去晒着的,但李谦坚持认为,孩子嘛,晒晒好,周嫫只能翻白眼。

    还好,他们爷俩玩得很嗨。

    李射声同学出生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李谦有超过一半的时间要在外奔波忙碌的,回到顺天府的时候,也不可能整天在这边只陪着她们娘俩,小孩子记性不好,隔一段时间见不着,就忘了,但只要李谦回来,逗他一会儿,小家伙很快就会重新喜欢上他——这大概是父子天性,无解。

    于是,齐洁走进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

    她抱着胳膊站那儿,定定地看着那爷俩儿一个哄一个乐,小家伙高兴得吱吱哇哇的,刚学会的几个字儿也都不会说了。

    周嫫冲她招手,示意她过去坐,曾晓静更是懂事儿地站起身来,跑回屋里端茶倒水去了,但齐洁还是看了他们爷俩好一会子,这才过去坐下。

    然后,她扭头看着周嫫,一脸纳闷,“他心情可够好的?”

    周嫫笑,“从昨儿下午开始,就特别好!”

    齐洁挑了挑眉毛。

    好吧,秦渭倚老卖老的一番“勉励”一出来,娱乐圈顿时炸锅,媒体圈也很快就兴奋地发狂,明湖文化内部则是一个个气愤填膺的,今儿一上午就大家坐一块儿开会,讨论这件事的应对方案,结果他倒好,居然很高兴?

    周嫫倒是浑不在意,看见小家伙又栽了个跟头,一下子趴地上了,她的身子都跟着往前一探,忍不住道:“行啦行啦,一会儿给他晒坏喽!他现在玩得疯,是还没觉着厉害,待会儿就该哭了!”

    吴妈站在厨房门口,也一脸心疼的模样,说:“小孩子皮嫩!”

    李射声同学倒是皮实,摔倒了也不哭,自己爬起来,还要跟老爹玩,但李谦架不住大家的攻击了,一抄手,把他抱起来,“走喽,走喽!在这么下去呀,非得把你养成个贾宝玉不可!”

    几个女人一起看着他,周嫫问:“贾宝玉是谁?”

    “嗯?”李谦回过神来,想装傻,但想了想,还是道:“我想写的一部小说,男主角就叫贾宝玉,但是我写不出来!”

    要把李射声交给曾晓静,但小家伙完全抗拒——他本来是很喜欢曾晓静的,周嫫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会呵哄孩子的好妈妈,她从李射声刚满月那会子,就开始尝试跟他讲道理,所以让李射声并不像普通孩子缠着妈妈那么缠着她,反倒是更喜欢曾晓静和吴奶奶,但现在,有老爹在,谁都不行了!

    他抓住李谦的领子不撒手,李谦只好抱着他,跟齐洁他们一起进屋。

    齐洁坐下,手里的文件夹一撂,想打开,却又看看脸上兀自带着笑意的李谦,皱皱眉头,也不急着跟他汇报了,反倒问:“你就……一点都不生气?”

    李谦讶然看过来,“生气?呃……呵呵,有什么可生气的!”

    齐洁不解,“秦渭都那么说了!”

    李谦摸摸自己儿子刚理的短头发,觉得毛茸茸的,特备好玩,随口回应道:“是啊,他都快暴走了,都光明正大的倚老卖老了,这充分说明他已经膨胀到了什么程度,既然如此,这样一个膨胀到快疯狂的人,还有什么值得我为他生气的?”

    齐洁讶然。

    顿了顿,李谦把儿子放到大腿上,任由他拽自己的衬衫扣子玩,然后才问齐洁,“这大晌午顶的,你跑过来,看来是你们讨论出一点什么东西了?”

    齐洁点点头,叹口气,打开了文件夹。

    “一共三个方案?!?br />
    顿了顿,她道:“第一条,咱们必须反击,召开新闻发布会,你不愿意去就我去,他不是倚老卖老嘛,那就干脆撕破脸,咱们不稀罕!”

    李谦闻言不予置评,只是安静听着。

    于是齐洁继续道:“第二条,原来咱们只是站在一边看,这样不行,既然他们已经是一种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的态度,那咱们就不能像以前那样只是看着了,我已经让宣传部那边做好了全套的方案,玩网络宣传战嘛,国内娱乐圈,咱们谁都不怕!更不用说,还有小露呢!”

    李谦又点了点头,还是不说话。

    齐洁又道:“第三,加门槛,让他们出点血!牵涉到的具体项目,接下来要开的几部剧和电影,所有跟华飞影视有关的,包括杜艺华的人,咱们一概不用了,已经签了合同的,给违约金!”

    “还有刘承章的新电影,据我所知,国内够资格接他的电影特效的,只有咱们,离了咱们,他就只能去找好莱坞了,好莱坞的报价,可比咱们高多了!”

    “以前是咱们为了练兵、练技术,再加上也有面子价,所以基本上不赚他们的钱,既然他们那么不拿咱们当回事,那么这一次,正好价钱还没完全谈拢,直接原地加价2000万,爱做不做!他要是去好莱坞,怕是要多花三千万都不止!”

    “然后,明晓敬的电影,按照新的合作框架,是咱们主投的,那就明确规定,剧组里不能请任何一个秦渭和华飞影视的人?!?br />
    李谦自始至终抿着嘴,等她说完了,停了好一会儿,才问:“说完了?”

    齐洁点点头,“说完了?;褂幸恍?,都是小事了,反正就是反击嘛!”

    李谦笑笑,抱起儿子晃了晃,顺势把正在自娱自乐的他交给曾晓静,然后才道:“太小家子气了!”

    齐洁愕然,扭头看周嫫,周嫫正捧着书看得入神,完全没有要掺和这边对话的意思,曾晓静则忙着哄孩子呢。

    李谦平静地道:“第一条,发布会可以开,但没必要说过分的话,所有过分的话,都是气话。像秦渭开的那个新闻发布会,在我看来傻得冒泡!”

    顿了顿,他道:“第二条,可以做,但不必过分,咱们还是那个原则,只要自己走的路是堂皇正大的,那么将来肯定可以把一切牛鬼蛇神都打趴下,至于现在,你陪着一个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疯子瞎起什么劲!”

    想了想,他又继续道:“第三条,更不靠谱!”

    说到这里,他有些语重心长,道:“这不是小孩子打架,生气了,我不跟你玩了,而且我要求我的朋友也不许跟你玩了,不然我就跟他们也决裂!这就是小孩子的做派嘛!再说了,交恶归交恶,生意归生意,咱们不做刘承章的生意,固然得罪了他,但同时,费劲巴拉把他逼到好莱坞那边去,让好莱坞的特效公司赚咱们国内电影行业的钱,又岂是什么好的办法?”

    说到这里,他蹙眉想了想,毫不留情地点评道:“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馊主意,肯定是老邹出的!”

    齐洁无语。

    没错,的确是邹文槐提出来的。当然,她自己也是第一时间就同意了的。唯一一个有些疑义、但到最后也没有坚持的人,是谢铭远。

    除他之外,所有参与了会议的人,一个个都是怒火万丈的样子,邹文槐这个提议一出来,立刻就赢得了几乎是满堂彩。

    想了想,齐洁问:“那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李谦笑,“过去了?怎么可能过去了!”

    顿了顿,他道:“约翰已经去欧洲了,他会在欧洲转一圈,然后才回美国?!?br />
    齐洁闻言眼睛一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压根儿也不用她瞎猜什么,李谦对她,向来是不会隐瞒什么的,这个时候就直接解释道:“明年咱们至少有两部片子会送到欧洲去参加电影节,约翰在欧美的人面儿特别熟,我委托他过去铺铺路,到年底,就会把《红高粱》和老金那部《在路上》送过去参赛?!?br />
    齐洁了然地点了点头。

    但这个时候,李谦已经又道:“但是,只是送过去试试水,能不能获奖,会不会空手而回,谁都不敢保证。所以,在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之前就冒然去回击别人,可是要小心一旦失败被人嘲笑打脸的!这个大话嘛,你,和我,都不要乱说!就算要说,等咱们有资格说了,其实也不必说,稍微发动一下,自然有数不清的人,歌迷,影迷,媒体,会替咱们说!”

    齐洁闻言,又缓缓点头。

    但片刻之后,她问:“那现在呢?”

    李谦摸摸下巴,“现在么……马上演唱会就最后一场了,收官了!再然后世界杯开幕式……这个时候,如果我跟他吵,别的都不考虑,是不是有点帮他的意思???”

    齐洁闻言抿起嘴唇,似乎仍然心有不甘。

    但这个时候,李谦笑道:“他是著名导演,老资格,我毕竟年龄小,资历浅,这种情况下,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一拳放倒对方,就是不能冒然出手的,一旦杀狼不成,反而会给对方把柄的!”

    齐洁深吸一口气,气氛自难平。

    “那难道……咱们什么都不做,认怂?”

    李谦笑起来,“认怂?当然不能认怂!该吵架的还是要吵架!”

    说着,他起身,从堂屋的写字台上拿了一张A4纸过来,递给齐洁,道:“你要开新闻发布会反击的话,照着念吧!”

    齐洁接过去,展开,一眼看过去,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李谦一眼,然后才再次低下头去,又认真地看了一遍,确定自己看的没错,这才再次抬起头来,讶然地看着李谦。

    认识这么多年了,从他上高一那一年就认识他,这可是他少有的锋芒毕露的时候了——或者可以说,是在说话上锋芒毕露的一次!

    …………

    6月1日,周四,下午四点。

    就在秦渭的经纪人杜成邦代为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的一天之后。

    明湖文化正式召开新闻发布会,齐洁亲自主持。

    但发布会开始之后,她却没有说任何的官话、套话,只是打开一张A4纸,直接就开始念——

    “致秦渭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秦渭先生年轻的时候是很聪明的,秦渭先生年轻的时候是很有才华的,所以在过去,秦渭先生虽然既不是我的师长,又不是我的亲人,但我却一度很欣赏他的才华,和他为中国电影贡献的一系列作品,并把他视之为中国电影界不容忽视亦不可小视的重要人物?!?br />
    “只是,我不喜欢跟狂妄的人交朋友,更不喜欢倚老卖老的行径,所以,我,李谦,现在正式宣布,与秦渭先生断绝一切交往!”

    “自今时今日起,双方不必再有任何联系,请秦渭先生不要在除起诉等必要法律场合之外的其它任何场合、任何情况下提起我的名字,我亦再不知道世界上曾有秦渭此人。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李谦”

    一封公开的绝交信念完了,齐洁抬起头来,面朝底下早已经集体傻掉的记者区,举起了手里的纸。

    李谦的亲笔。

    手写。

    两秒钟之后,现场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