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三二章 斗
    烟雾缭绕。

    家里的佣人又端来一碗银耳莲子羹。

    刚才端给杜成邦的那一碗还在茶几上放着呢,一口没动,胡斐当然也没心思大晚上的跑过来喝一碗这个,只是摆摆手,“嫂子太客气了,不用了!”

    佣人把碗放下,端着托盘走了。

    秦渭还是低头坐在那里,噗噗的抽烟。

    他妻子扇扇鼻子前的烟气,道:“不是我说,胡总,你得给我们家老秦出这口气呀!这算什么?绝交?他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家老秦绝交?应该是我们不屑于搭理他才对吧?我们家老秦拍了多少年戏?拿了多少奖?他一个年轻娃娃”

    胡斐脸上带着一抹勉强的笑,点着头,“是,嫂子说的有道理。这不是咱们没想到这个茬儿,让人家抢先把话该说了嘛!呵呵,您别生气,别生气”

    秦渭有些不耐烦地一抬头,瞪了自己妻子一眼,“你知道个屁,别跟着瞎掺和,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

    他妻子的气势弱了一弱,但马上又硬气起来,“我为什么不能掺和?我当然要掺和!欺负我懂得少还是怎么着?我都问过成邦了,成邦给我解释过的。他那封公开信、绝交信,那什么意思那是!???秦渭先生年轻的时候是很聪明的?还有那什么秦渭先生年轻的时候是很有才华的?他什么意思?我知道的嘛,少时了了,大未必佳!名言嘛!他这是指着鼻子骂我们家老秦老了,糊涂了,是不是?我当然不答应??!”

    胡斐一脸无奈,扭头看看杜成邦。

    杜成邦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好吧,以前只知道李谦写歌词写剧本是很牛的,后来前些天又知道,他是真的出版过诗集的,算是个诗人了,而且还是没有凭借他身上巨大的名声而出版的诗集,这几天随着成都演唱会结束之后的争相传颂,“海子”的诗正在发酵起来,很多诗人、文学家都对他的诗作大家褒奖。

    可是,全然没想到,他骂起人来也是很厉害的!

    那一封公开的绝交信,通篇上下一个脏字都没有,甚至连一点涉嫌到人身攻击的字眼儿都没有,但就是让你怎么读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当然了,你要说他指责秦渭“狂妄”、“倚老卖老”,算是人身攻击,那这个可就有的辩了,徒劳无益的事实上,考虑到此前秦渭的那场新闻发布会的说辞,似乎全国上下都没人觉得李谦这么说算是人身攻击。

    大家都说,这只是在陈述事实。

    这不,今天晚上的报纸、电台节目上,就有很多专家给解读开了也不知道李谦写的时候是真的想到那么多所以就那么写的,还是被专家们硬是给加上的,反正你按照那帮专家的说法,这篇短短不到三百字的绝交信,居然是一步一个坑!

    词锋犀利!

    而且一下子就把秦渭推到了一个极端尴尬的位置上。

    事情的前因后果,一直都是公开的进行着的,从秦渭因为宣传生死门而第一次开口点评李谦和黄飞鸿开始,就始终都在媒体,也或者说是在公众的关注之下,所以,大家都知道,事实上一直都是秦渭在说话,各种拉上李谦加入话题,而李谦呢,从头到尾,这只是他的第一次公开态度而已。

    直接就一句话:你这个人,不咋滴,我不想跟你再有任何交往了,你丫的以后要干什么,也别拉上我!我不认识你了!

    这个真是好尴尬!

    杜成邦身为秦渭的经纪人,是站在国内经纪人圈子最顶端的几个人之一了,按说嘴皮子功夫那是极好的,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的说辞,也是他给秦渭出的主意,就是把资历拉出来晒晒,试图压住李谦那边。

    结果呢,没想到李谦非但不接招,反而反手给自己这边挖了个坑!

    行行行,你厉害是吧,那你自己玩就好了,不要拉上我好不好?我不屑于跟你交往!

    咔!

    听说了这封公开绝交信的内容之后,杜成邦一下子就觉得,这回自己和秦渭算是掉坑里了!

    是啊,的确就是这样啊,李谦本来就是国内娱乐圈的人气之王,更不用说最近他又是开演唱会,又是歌曲入选成为本届世界杯主题歌,又是新电影黄飞鸿被誉为是开创了一个新流派之类的,总之,人气爆棚到无人能比。所以,大家都眼明心亮的看着呢,的确就是你秦渭不断地拉人家入局,蹭热度??!

    现在,好了,人家干脆说:你牛逼就牛逼吧,拜托你以后别蹭我的热度了!

    这要是其他人,脸算什么,只要能红,只要能蹭来热度,该蹭继续蹭??!比如那个从日本跑过来的女孩子,最近几年在国内发展,拍电视剧啊唱歌的,不就是每到有新专辑出来,就要硬拉着李谦蹭上一波热度么?

    反正你不要脸的硬是要蹭,李谦也没法那你怎么样!

    但问题是,秦渭必须得要脸??!

    国际大导演啊,电影大师啊,活得就是个脸面,而且电影票卖得好,实话说,很大程度上卖得也是这份脸面、这个名声!

    人家李谦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秦渭只要是稍微要点脸皮,以后都不好继续纠缠下去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咱以后就决裂了就完了呗!

    李谦的这封公开的绝交信一出,秦渭这边哪怕是再开一场新闻发布会往回怼,都显得有点落于下乘了而且你还怎么???大不了就是也来一句绝交?

    拜托,挺丢人的!

    胡斐实在是愁肠百结。

    本来以为没什么,也觉得李谦那个人的性子,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对于秦渭当初的做法,他也就只是稍微劝了两句,听秦渭说他自己“有分寸”,也就没有再劝,可谁知道,事情居然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大意了,大意了呀!

    而且更关键的是,生死门这一次的大卖,似乎让秦老爷本就不小的脾气,又大了不少!

    这个时候,他抬起头来看着还在巴拉巴拉地说着什么的秦夫人,挤出一抹笑容来,道:“嫂子,你的意思我都知道了,是这样,你先忙别的,你荣我跟秦哥商量商量,敢这个事儿到底该怎么个处理法为好,好吧?”

    秦夫人犹自怒火不息,秦渭抬头瞪她,“滚蛋!”她才恋恋不舍地走开了。

    等她走了,胡斐也点上一根烟,陪秦渭在那里噗噗噗,俩人并肩坐着抽了半天的烟,他才开口道:“李谦这手挺狠的,而且他的确是正在势头上,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是没什么好办法!”

    秦渭闷声道:“要什么好办法!下部电影我要瞅准了他,继续打!”

    胡斐眼前一亮,一抹喜从脸上一闪而过,然后他忍不住拍着秦渭的肩膀,“我的老哥哥呦,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

    顿了顿,他一副很动情的模样,跟杜成邦道:“咱们秦老爷最牛逼的是什么?是电影??!是他总能拍出又好看又卖座又有深度的好电影!而不是耍嘴皮子、跟人打嘴仗,对不对?”

    这个当然对,于是杜成邦点了点头,“胡总说的有道理!“

    于是胡斐扭头对秦渭道:“哎!你看,就是这么回事嘛!回头咱们就商量新片子的事儿,下部电影抓紧时间着手,公司上下通力配合,咱们早早的做出来,等到拍好了,咱们掐准档期,再踩他一次!”

    说到这里,他面露得意之,“别的不好说,拍电影嘛,咱们还是没爬过谁的!对不对!咱们能踩他一次,就能踩他第二次!”

    这个话说的,让秦渭露出一副心气儿稍稍舒展的模样。

    于是胡斐当即又道:“哎,老秦,你知道昨儿你们那场新闻发布会开完,最让我担心的是什么吗?”

    这一下,连秦渭都扭头看着他,面露关注之。

    胡斐道:“我最担心的就是承章的这部新戏,投资还是要过亿啊,光特效就计划得砸四千多万进去,这要是两边弄僵了,明湖文化那边直接不接咱们这一单活儿,那咱们可就抓瞎了,国内来说,也就明湖文化的特效部门能达到承章的要求了,要是他们不接,我可就得跑好莱坞帮他找人去,那个钱,可就海了去了!”

    顿了顿,他叹口气,“还好,还好,李谦也好,齐洁也好,还没糊涂!还知道生意归生意,恩仇归恩仇!”

    听到这里,秦渭已经有点面不悦了,“老胡,你这什么意思这是?”

    胡斐哈哈一笑,抬手搂住秦渭的肩膀,“我的意思就是说呀,李谦也好齐洁也好,到底还是嫩了点儿,要是换了我,既然闹掰了,那肯定往死了怼呀!他们呢,还是惦记着想赚咱们几个钱!”

    顿了顿,他看看杜成邦,又回头看着秦渭,道:“这样正好,这段恩怨,就先到这儿!承章那边的电影,不会耽误,咱们也不至于多花钱,省下钱来,正好投给你的新电影,到时候,咱们再踩他一把狠的!”

    秦渭闻言想了想,这个道理也说得过去,于是不说话了,又掏出一根烟来,接着抽烟。

    这个时候,杜成邦倒是一脸阴测测的,想了一会儿,道:“我听有些朋友说,齐洁在他们明湖文化内部开会的时候,可是一再强调什么要具有国际视线、国际眼光的,胡总,您说,他们不会是压根儿也就瞧不上您,瞧不上咱们华飞吧?所以才轻轻放过?像您说的,生意归生意,恩仇归恩仇?”

    秦渭抬头,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胡斐更是哈哈大笑。

    笑罢,他道:“国际眼光?哈哈!那是那位齐总在忽悠人罢了!要说拍电视剧,明湖文化那边现在的确是人才济济,李谦的编剧,也的确是一绝!但他的电视剧拍得再好,也总不会卖到美国去吧?所以,如果要国际化,那肯定是电影喽!”

    “可是呢,李谦算是他们明湖文化那边无可争议的第一号导演了,其他的,像什么金汉啊,韩顺章啊之类的,那都是拍拍电视剧还行的水准!可就算是李谦,他凭什么国际化?以为电影是唱歌?即便是说到唱歌他当初看似是可以随手就把廖辽捧起来,最近借着世界杯嘛,他们那个四大美人乐队,也的确是红了!但是,也不是我小瞧他,你让他再捧一个出来试试?”

    说到这里,他笑笑,“这么些年了,李谦出道也六七年了,这事儿要真是那么容易,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廖辽走向全球了?据我所知,他可疼周嫫着呢,周嫫还给他生了一位大公子,怎么他不把周嫫捧起来?说白了,没那么容易!”

    “这还是音乐,是他最擅长、最拿手的音乐,都没那么容易!更何况是电影?”

    “要想往全球卖片子,你是拍中国思维的故事,还是拍欧美人爱看的那种?拍中国人爱看的,你凭什么让欧美的观众喜欢?好莱坞的片子能在全世界横冲直撞,可那仅限好莱坞!截止到目前,除了好莱坞之外,还没有哪个国家的电影可以做到真正的一部接一部的全球大卖!”

    这话说的,秦渭和杜成邦都颌首不已。

    这个时候,秦渭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别的不提,要想走向全球化,要想全球大卖,要想有资格看不起我,他至少先拿个国际电影奖再说吧!不然的话,他在国内票房再好,出去了照样卖不动!”

    杜成邦闻言笑道:“那是,美国那边,黄飞鸿和咱们的生死门是不差先后到的,为什么咱们的生死门能以两千多块画布开画,他的黄飞鸿就只有六十七块画布?说白了,还不是因为秦导在国际上的声望,让那帮美国院线商们认为秦导的片子能赚钱?”

    “对喽!对喽!”

    胡斐哈哈大笑,“所以说,抓紧时间拍下部片子,才是正经!”

    从秦渭家里出来之后,跟杜成邦打了个招呼,回身上了自己的车,胡斐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总算给安抚下去了。

    吩咐了一声“回家”,与此同时,他却又拿起手机来。

    想了想,抬头瞥了一眼正在前面目不斜视地开着车的司机,他还是按下电钮,把前后座之间的隔板给升了起来。

    这下子好了,前后隔绝。

    他拨出一个号码去,等那边接通了,他开口就问:“怎么样了?”

    电话里传来杜艺华的笑声,“我说胡总啊,你有那么着急嘛!再说了,以前也没见你那么忌惮李谦呀!”

    胡斐闻言无奈地抬手揉了揉眉头,“你不懂,我不是忌惮!生意人嘛,和气生财嘛!李谦手里别的东西我都不怕,但他那个特效部门还是很厉害的,我倒是也想自己建一套,可是你看看东方传媒那边,投了几个亿进去了,到现在做出来的那是什么东西!所以呀,暂时不好跟他把关系弄得太僵!至少等咱们不用发愁特效的事情了,再全然不怕他,也不迟!”

    杜艺华叹口气,“哎呀,行啦行啦,我知道您的意思胡总!明天我就把周静宜找过来,跟她说说,行了吧?”

    顿了顿,又道:“您说您也真是唉,我该怎么给她说呀,那丫头挺犟的,不听话!我总不能跟她说,只要你多帮咱们胡总说说好话,婉转的表达一下胡总其实不想跟明湖文化搞僵的意思,哪怕你陪李谦睡觉,胡总都会补偿你的哎呀,您是知道的,我可拉不下脸来干这一行!”

    胡斐揉着太阳穴,“行啦行啦!这样,你就跟她这么说,就说让她多帮我说说好话,不求太好,只要别让李谦在心里记恨我就好,至于她的话这样,回头老秦的新电影会开始筹备,到时候肯定会给她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行了吧?”

    “哎呦!那可谢谢您了!那我回头跟她说说?”

    “嗯,跟她说说,好好说说!”

    “得嘞!您放心吧,事儿能不能办成,我不敢打包票,但我们一定尽力!”

    “好!”

    胡斐松了口气,将要挂电话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一个事儿来,赶紧道:“对了,还有个事儿哎呀,真是你还得让她在跟李谦喝酒的时候也顺带提一提,老秦那个人嘛,你也是知道的”

    “得啦,有什么话您就直接说吧,跟我您还绕什么弯子,不用铺垫啦!”

    “嗯,那什么,刚才老秦说,计划今年秋天第二次开机的晓敬的那部电影,他已经跟卫夫之、顾师道他们说过了,只要是明湖文化有投资,他们就坚决不接,所以唉,你还得让她多解释解释!”

    “不是吧?人家都闹成这样,人家也没说退咱们的演员??!这”

    “嗨,这事儿就这样了,老秦的脾气一上来不多说了,反正你多帮我操操心吧,后续有角,少不了多考虑你那边的人,好吧?”

    挂了电话,把手机收到包里,杜艺华耸了耸肩。

    对面的周静宜也耸耸肩,“没想到,我还有那么值钱的时候!”

    杜艺华笑,瞧了一眼自己的包,“要说气量,我现在还真是觉得,秦老爷的气量真是有限,哈?要说眼界呵呵”

    周静宜端起杯子,晃了晃。

    杜艺华也端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

    俩人同时一仰脖。

    一饮而尽。

    醉醺醺地停下车子,也不管停正了没有,杜艺华锁了车子,然后甩着车钥匙,一步三摇地往门口走,年轻的小保姆这时候还没敢睡呢,听见外面的发动机声音,已经提前打开了门。

    叮!叮!

    高跟鞋甩掉,她看都没看小保姆拿出来的拖鞋,只穿着丝袜就往屋里走。

    这个时候,包里的手机却又突然响起来。

    往沙发上一摊,这才懒洋洋地摸过自己的包,掏出手机来。

    看清来电号码的那一刻,她突然激灵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身体瞬间坐直。

    眼睛转了又转,最后还是接通。

    此刻酒意已经褪了大半。

    “呦,齐总,您可真稀罕,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呵呵,没什么,杜总啊,我的人刚把搜集到的一些讯息给我送来,我看完了,所以想打个电话给你说一声?!?br />
    杜艺华闻言眼睛眯起来,“哦?”

    “类似这种事情,就这一次!下次要搞事情,记得换个人,换家公司!再有下一次,可别怪我不客气!”

    本来还残存的些许酒意,顷刻间一丝不见!

    杜艺华的眉头皱起来,霎时间面异常难看。

    不过,她还是挤出一抹笑容,“齐总在说什么跟我有关的事情吗?”

    “呵呵,说不说在我,听不听在你。夜深了,晚安!”

    那边突然挂了。

    杜艺华愣了又愣,最终放下手机,深吸了一口气。

    “果然很厉害嘛!”

    小保姆过来,端了一杯绿绿的东西,应该是果汁,但还没等她走近,杜艺华已经冷静地摆手,“端走!”

    小保姆愣了一下,一句话都没敢说,转身端走。

    她站起身来,在地毯与凉丝丝的木地板上来回地踱步。

    三分钟,转身,从沙发上拿起手机,拨了回去。

    “喂,齐总,你好?!?br />
    “杜总,有什么指教吗?”

    杜艺华笑笑,“指教不敢当,想跟你谈点生意?!?br />
    电话那头,齐洁似乎有些惊讶,“哦?跟我谈生意?”

    但很快,她似乎饶有兴致,“正好我还不困,杜总不妨说说看?”

    “联合周阳华、袁珂,一起对付胡斐?”

    电话那头,齐洁似乎笑了一声,“不感兴趣还有吗?”

    杜艺华闻言笑起来,“组建一条明湖文化的院线呢?”

    电话那头,齐洁沉默片刻,然后才道:“杜总真是手眼通天哪!这种事情,你也有把握能做成?”

    杜艺华笑,“做成做不成,还不是靠谈?”

    顿了顿,她道:“说起来明天晚上就是四大美人乐队这次巡回演唱会的收官了,可惜我下手晚了点儿,只买到了一张位置很偏的票,不知道”

    没等她说完,齐洁道:“明天上午让人到我这边来拿票?!?br />
    “那可就太谢谢了!”

    杜艺华笑着道:“那等演唱会结束了,咱们找个地方喝一杯?”

    齐洁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道:“好!”

    “说好了哦,只限你我,这是咱们两个女人的事儿!”

    “好!”

    ps1:推本书,兵锋王座。

    ps2:六千字大章,话说,以我最近的懒劲儿,我是真想拆开发,明天好歇一天,但想了想,还是别拆章了,顺道求几张票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