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四〇章 金钱的诱惑
    这可以算是一次小撕裂了。

    秦渭是华飞影视的艺术总监,卫夫之也好,顾师道也好,都是他的嫡系,也都在华飞影视挂着职务,明晓敬则算是他的弟子,跟华飞影视自然也就走得比较近,而她执导的第一部电影作品,由华飞影视和明湖文化共同出人,都拿出了各自那一块儿最好的,来为明晓敬搭架子,甚至明湖文化还出了不少钱。

    那样的一段时期,当然,还包括明湖文化承接的刘承章那部巨制《剑仙》的特效工作,都可以算是明湖文化作为国内影视圈新崛起的一个势力,跟旧有的大公司华飞影视的一段蜜月期。

    然后,现在彻底崩了。

    朱强没有出面,只是在得到了李谦的首肯之后,当晚就安排自己的经纪人正式告知那边:既然明湖文化已经没有投资了,凑巧他的日程也比较满,所以就抱歉了,请另外找人吧!

    当天,对方没有给任何的回话,也不知道明晓敬他们两口子经历了什么,总之,到了第二天,那边的答复还是过来了,同意退演,已经支付的片酬,不必退回,按照当初合约上约定的片酬,结合已经拍过部分占总镜头数量的比重,七日内,他们会将朱强在此前阶段的片酬结算出来,如数结清。

    嗯,这大概是康小楼的主意。

    好说好散。

    但他们似乎并不明白,就连康小楼似乎也没有完全咂摸明白,他们两口子这一次到底是掺和进了什么样的事情里去,而他们做出的选择,又到底代表着什么。

    而这一切,在以后,他们会用若干年的时间,去慢慢体会。

    …………

    趁着距离世界杯的开幕还有几天的功夫,可以算是见缝插针吧,李谦抽时间跑出去了三天。

    第一站是去《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的剧组。

    虽说导演变成了赵河,但李谦仍然是第一制片人和监制,对于赵河的导演功底,他是放心的,不然也不会选择交给他,但对于这部戏,他却是并不敢全然放心的,这个时候既然能抽出时间来,当然还是要过来看看比较好。

    头天赶到,第二天在片场呆了一整天。

    赵河指挥若定,拍起东西来也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要求,尤其是头天晚上就跑去看了几段已经拍好的素材,李谦算是大约的放下了心。

    虽然在上映的时候,秦渭的《生死门》明显票房高了一大截,但等到现在,大家都已经在国内下线了,《黄飞鸿》的口碑却是生生比《生死门》高了一大截——在还没下线那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为《黄飞鸿》的票房叫屈了。

    更何况,就算是受到了一定《生死门》的冲击和影响,其实《黄飞鸿》本身的票房,也已经是顶级的了——只是有同期的《生死门》在,所以看上去好像被遮住了光芒,显得没有那么耀眼了而已。

    这样一部电影的续作,几乎天然就是顶级的关注度。

    剧本是李谦亲自操刀,明湖文化的编剧组也帮着添加了很多的细节,然后又由李谦几次审稿,才最终定下来的,这个方面肯定是没问题。而具体到导演这一块儿,李谦倒是不怕赵河有自己的风格,怕就怕他反而没风格。毕竟接过了这么重要的片子,在第一部的辉煌面前,一般人都难免会有些束手束脚。

    故事在那里摆着,肯定是延续第一部的精神主线,但如果身为导演的人,在拍电影的时候没有点自己的想法和表达诉求,那拍出来将会只剩下干巴巴的故事——或许初期显不出什么来,说不定还会被夸延续了上一部的风格,但其实从长远来看,没风格的作品,对整个系列来讲,是减分的。

    而能在既定的故事框架内,把电影拍出自己的风格的续作,对于整个系列来说,则是一种拓展和扩张——是加分的!

    这方面的成功的例子和失败的例子,都比比皆是。

    不过还好,赵河看来还是很有自己的想法的——他毕竟是已经在电影圈子里厮混了小二十年的成熟导演了。

    呆了一天,晚上跟剧组的主创人员和一干重要演员坐在一起吃吃喝喝的闲聊——探班嘛,当然得带点儿福利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还不到六点,李谦就出发赶飞机,直奔第二个剧组。

    孙玉婷大小姐的《还珠公主》第三部。

    李谦在电影学院的这批同学们,在毕业之后进入明湖文化的人加在一起足有十几个,孙玉婷算是第一个熬出头的了。

    而且,她只用了两年。

    2000年的夏天,刚毕业,她就开始跟着李谦拍戏了,当时担任《我的野蛮女友》剧组的导演助理兼剧务,然后又是《还珠公主》的制片助理兼导演助理,再然后《黄飞鸿》、《红高粱》,一直到前些天韩顺章负责导演《还珠公主》第二部的时候,她上位成为副导演,而且还是制片人之一。

    到现在,接过韩顺章给她留好的队伍和打好的底子,她再次往上爬了一层,开始执导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作品。

    《还珠公主》前两部的剧本,都是李谦亲自写的,但到了第三部,他嫌原作品的剧情太烂,于是就只是重新编写了一份大纲,算是把主线明确下来,而具体细节,就是交给明湖文化的编剧组去完成,最后由他负责审定的。

    要说质量的话……怎么说呢,反正在李谦看来,自己写的主线大纲也好,还是编剧们合作写出那些细节也好,都肯定是要比琼瑶阿姨的原版第三部要好多了。

    因为以那个原本第三版的故事……想要更烂反倒不容易!

    孙玉婷第一次做导演,做的很起劲儿。

    她本来就是个有想法有性子也有干劲儿的女孩儿,是个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做点事情实现理想的,而且此前两年时间在各个剧组的磨砺,虽然时间不算长,但对于她这种聪明之极的女孩来说,也算够用了。

    再加上一来主要演员也好,还是剧组的重要成员们也好,都是明湖文化用了多少年培养出来的自己人,甚至还有七八个人干脆就是当年一起毕业的同学,再加上孙玉婷此前几个月就在这个剧组做副导演了,现在只不过是全面接管了工作而已,所以,剧组指挥起来,如臂使指。

    在这边也同样是只呆了一天,其中还拿出来一个多小时,跟孙玉婷一起在剧组入住的宾馆外面散了一个多小时的步,孙玉婷一一的把自己的困惑说出来,李谦则一一用自己的经验给于解答。

    当然,第三部的几个新加入的演员,也逐一的熟悉和认识了一下。

    再当然,结束了跟孙玉婷的“教学”之后,等回到宾馆,鹿灵犀又跑来请教问题了,于是,又是一场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教学活动。

    鹿灵犀现在很红,超级红!

    虽然在《黄飞鸿》里,她只是一个大花瓶,但这个花瓶太好看了、太漂亮了,所以随着《黄飞鸿》的票房大卖,她现在是一个深受全国观众喜爱的大花瓶。

    第二部开拍,她当然继续女主角。

    但其实对于她来说,做演员反而是权宜之计,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不管是她自己,还是李谦,对她的最终定位,其实都是导演。

    所以,尽管现在的身份还是演员,但不管是平常拍戏时对片场的观察,还是电影上映后对成片、对宣传手法,乃至于对口碑回馈的收集,她却始终都是把自己放到一个导演的位置上去考量的。

    要知道,她此前可是顺天电影学院的摄影系主任,从出身、从所站的位置高度而言,天然的就不是其他普通出身的导演所能比拟的。

    但是,最近一年的国内电影市场的发展和现状,让她颇多困惑。

    这个时候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她说话虽然算不上尖刻,但绝对是可以放松地直抒胸臆的,比如,她开门见山就问:“《生死门》的故事那么普通,甚至在我看来,有点老掉牙,为什么他的票房那么高?”

    还记得去年的时候,她也问过一次类似的问题,那一次她问的是,“《剑仙》的故事那么差,难道只凭特效镜头,它就值那么高的票房吗?”

    李谦到现在都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他当时说:“现在是特效很新鲜的阶段,的确是会有很多观众就是愿意为了特效而去买票。但《剑仙》的票房在后期的崩盘,已经充分说明,故事,才是电影的基础?!?br />
    “在未来,等特效已经成了很多电影的必备,虽然特效也依然是电影的一个很重要的看点,好的特效,也依然是很能够拉升票房的,但特效,这种电影工业的发展和升级,却永远都不可能取代电影的核心,那就是故事?!?br />
    “再好的特效,都只是为了真实地再现导演心中的场景而服务的,是为了把故事讲好、讲得让人真假难辨的手段之一,从理论上来说,它和演员化妆,和我们以前拍电影时特意制作一些道具,是一个性质的?!?br />
    “当然,特效所带来的视觉效果,是未来电影发展、乃至电视剧发展的大方向,这一点,不容置疑。所以,我们拍电影,要尊重故事的核心位置,但也绝对不应该一味地抗拒特效!”

    在当时,鹿灵犀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而这一次,面对她的问题,李谦回答道:“《生死门》卖的本来就不是故事!它卖的是秦渭过去那么多年、那么多部电影积累起来的口碑?!?br />
    说到这里,李谦笑了笑,道:“这就好比是一个著名的大家闺秀,才貌双全名声远播,忽然有一天,她宣布自己要卖身接客了,然后,自然是嫖者如云!她的第一夜,乃至最开始的几夜,也都相当贵!但大家嫖的不只是她这个人本身,嫖的是她的名气,是自己心中多年来对她的欲望?!?br />
    “所以,秦渭的第一部大片大红大紫,很正常?!?br />
    “但是这样子的轰动效应,用一次就弱一些,等到他下一部电影上映了,你可以再看看票房,看我说的对不对?!?br />
    鹿灵犀一开始是笑,还冲李谦翻了个白眼。

    举国上下,会把秦渭去拍商业大片比喻成大家闺秀宣布接客卖身的,李谦大约是第一个,甚至有可能是唯一一个。

    只不过呢,鹿灵犀这几年一直都在深入地观察和思考国内的电影市场和电影工业,再加上她此前的执教经历,自然是内行中人,所以,李谦这话说出来可能不大好听,但仔细想想,话糙理不糙。

    当然,虽然李谦说这个的时候是一本正经的,但鹿灵犀还是有一种“我好像被调戏了”的感觉。

    沉默了好半天没说话,末了,她又问:“那我因为电影红起来了,我将来做导演去拍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一开始也会收获不错的关注度,对吧?”

    李谦点头,“当然!明星导演,美女导演,任何一个,都是宣传上的加分项,也很容易提起大家的关注和兴趣,而你,两者兼备?!?br />
    鹿灵犀点点头,又问:“那如果我第一部戏拍不好……”

    李谦笑起来,点头,“是的!第一部戏的关注度会比较高,但到最后能撑住的,还是片子的质量本身,只有片子好看,此前宣传加在你身上的光环,才会持续增值,否则的话,就像《生死门》,故事不好,纯粹靠名气卖钱,等到下一部片子出来,他会尝到苦果的?!?br />
    “简而言之,他太小瞧观众了?!?br />
    …………

    一番深聊,鹿灵犀告辞而去。

    但李谦还是没有选择休息,而是出门,敲开了钟元福的房门。

    是的,不是现如今大红大紫的“黄飞鸿”周宝山,而是他的师兄,大胖子钟元?!飧黾一?,在李谦看来很有意思。

    聪明,但是又足够憨厚。

    这样的人一般福气大。

    而李谦对他,也是从一开始拍《黄飞鸿》起,就显露出了一种不同于常人的看重与关注。这个时候时间不多找个人串门,他也更愿意来找他聊聊。

    当然,俩人聊了没多久,李谦也就是来得及问问他最近的状态,就住在他隔壁的周宝山似乎是听见了动静,很快就跑过来敲门了。

    关怀一下他们师兄弟俩最近的表演和生活,又顺手解答了几个他们的疑问,嘻嘻哈哈的聊聊,然后李谦就起身回屋了。

    现在周宝山也已经是大明星了,其实也没什么太多需要关怀的,所谓关怀,更多的其实是拉近一下彼此的关系罢了。

    …………

    第二天一早醒来,就去赶飞机,回顺天府。

    结果巧了,何颖玉刚参加完《B计划》在西安府的一场宣传,也是赶早上的飞机回顺天府歇两天,跟李谦就前后脚,差了半个小时落地。

    于是,李谦就带着人在机场等了她半个小时,然后一车都给拉回去了。

    车上简单聊了几句,何颖玉皱鼻子,说:“老郑有点急了!”

    李谦笑笑,“正常!”

    其实呢,《B计划》自5月25日上映以来,口碑、票房等表现,都不算差,首周就拿下了6400多万的票房,虽然有着电影票涨价的因素在,但于他自己而言,已经是不小的突破了。

    只是,怎么说呢?

    今年的影市,显得有些太过火爆了,《生死门》携手《黄飞鸿》大卖,国产电影显示出一种前所未有的锐势,于是,像郑中原这样传统的巨星,对于只是小幅度进步的票房,就有点不太满意了。

    是的,眼看破亿是绝对没问题了,一亿五都问题不大,但问题是,人家都已经好几亿了呀!而当年他们还卖几千万票房、甚至还没出道的时候,我就已经票房破亿过了的——这样一想,如何能甘心?

    于是,就像何颖玉说的,郑中原有点急了。

    但是电影票房这种东西,上映之后的宣传和发行能力,固然异常之重要,但影片本身的质量,才是根本,而即便是说到宣传和发行,那也是需要一系列的商业策划和计划的,不是说你一着急、多露面就有效的!

    当然,在整个国家的电影市场由过去的封闭、纯文艺化导向,到转而迈入全面商业化的路上,几乎是必然会经过的一段焦虑期——不止是郑中原,其实现在国内的几乎所有电影人,都在焦虑。

    就好像是大家都清楚地看到了那里放着一堆一堆的钱,但偏偏自己就是拣不到手里的感觉——这种集体的焦灼,李谦上辈子就看过、经历过一遍了,倒是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和难以理解的。

    比如说,随着《生死门》和《黄飞鸿》的票房大爆,就连一向稳稳当当守着贺岁档喜剧的赵美成,都开始忍不住心动了。

    按说他的票房不算低了,而且他的贺岁喜剧,也看不到什么明显的颓势,但他还是决定接下来要开始拍“商业巨制”了。

    跟另外那个时空的冯大炮的选择,简直如出一辙!

    说白了,金钱的诱惑,无限大!

    ***

    刀一耕拜求几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