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四三章 赌上五法郎!
    当时间进入六月的时候,为2002中国世界杯所进行的各种预热,就已经达到了一个全国上下说足球的程度了。而随着世界杯开赛日期的日益临近,很多人、尤其是居住在顺天府、应天府、松江府、成都府等世界杯比赛举办场地的人们,都忽然发现,街头巷尾的外国人,开始越来越多了起来。

    很多很多的商家,都在自家的店铺门口挂上了小一号的国旗。

    有那精明的商家,还参考本地将要举办的比赛参赛队伍,在店门口挂出了好几国的小国旗,有的还用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之类的写上“特惠”、“美元支付享受九五折”等等的花花绿绿的纸牌子。

    而这个时候,全国各地的涉外机场,尤其是顺天府、松江府、广州府这三个最重要的空港,在进入6月9日之后,外来人流量突然增大。

    各种国籍、各种打扮、各种肤色,操着各种各样语言的外国人,成群结队地来到了中国,好奇地打量着这一片东方的热土,与这片土地上的城市、建筑、中国字、广告牌与面带笑容的人民。

    足球的热度,滚滚而来。

    整个世界,正在逐渐聚焦中国,聚焦顺天府。

    就是在这样的一顾滚滚热潮之下,伊莎贝尔和她的朋友所乘坐的由法国巴黎飞往顺天府的飞机,在顺天机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中国时间的6月10日了。

    凌晨三点多,他们一大群人跟着导游一起走出飞机场的出口通道,并随后乘坐旅行社事先安排好的大巴车,一路看着这座灯光璀璨的东方大都会,进入了这座大城市,等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伊莎贝尔是和她的四个朋友一起来的,包括她在内,一共三个男孩,两个女孩,他们在旅行社给安排的看起来装潢设施都并不怎么高档的酒店里,分得了两间房!

    没办法,他们都不懂中文,其中倒是有一个男孩懂一些英语,但也仅限于最基础的交流,所以,跟随旅行社,由旅行社负责包办往返机票、住宿和代购他们要看的若干场比赛的门票,但飞机票选最便宜的,酒店也住最便宜的,最好是多人合住一间——这已经是他们所能想到的最便宜的到中国看世界杯的办法了。

    至少,应该是安全的。

    不少来过中国的法国人在一些网络社区上留言、并鼓励世界杯期间想要去中国看球的球迷们,据他们说,中国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国度,而且那里的治安是他们在旅行了全球很多国家之后感觉最良好、住起来最放心的国家。

    而且据说,那里的人对待国外的游客,也都态度很好、很热情。

    不过,一个远在万里之外、地球另外一端的神秘而庞大的国度谁敢真的全然放心呢?据说那里的人们,每一个人都是会功夫的,他们能轻轻一跳就跳上十米高的三楼窗台,他们甚至能在树与树之间踩着细弱不堪的树枝健步如飞!

    天哪!去到这样一个地方,你不觉得自己真的是会很弱小吗?

    房间很简单,甚至是简陋。

    但在几个满心满眼都是足球、都是世界杯,再或者都是某支极具传奇色彩的东方乐队的年轻人看来,只要能让他们踏踏实实的睡觉,就已经可以了。

    虽然真的是好贵!

    这样的旅馆,在巴黎、在马赛,也就是五十或者八十法郎,最多不会超过一百法郎一晚,但是在这里,这样一个房间,居然一晚上就要一百八十美元,折合法郎超过七百!

    简直是天价!

    可是呢,没得抱怨!

    他们之所以能在世界杯开赛前就准时飞过来,而且还有地方住,有球票在手,主要是因为他们下手早、报名早,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想要过来看球,但已经拿不到旅行社方面的订票服务了呢!还有很多人图省钱,自己坐飞机飞过来的,结果看他们在国内的网络社区里说,他们住的房屋并不好,但仍然报价二百五十美元一晚!

    没办法,不只是中国这样,世界杯在哪里举办,哪里的酒店客房价钱就会至少猛翻好几倍——对于喜欢看球的人但又金钱有限的球迷来说,这不只是一次惊心动魄的足球之旅,更是一次清空钱包的悲壮之旅!

    不过还好的是,据很多此前来过中国的人在网络上发的帖子宣称,中国的食物又便宜又美味,尤其是每天的早餐,连一法郎都用不了就可以吃得又美又饱!

    几个人都在飞机上睡了长短不一的时间,这个时候并不算困,再加上刚刚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新鲜感与一丝紧张的感觉,都让几个年轻人并无睡意。

    于是,他们对这个陌生的国度里一个陌生的城市的探索,开始了。

    尽管旅行社的带队导游一再警告,不要外出,尤其不要独自外出,尽管他们一个汉字都不认识,但他们还是勇敢地走出门去。

    吃东西,看街景,看街上的来来往往的人,看路边商店的橱窗里的很多中国式的商品,偶尔在街上碰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吃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他们就尝试着用半桶水的英语沟通,碰到热心的年轻人,还会主动帮他们翻译,然后,把东西买下来,不过几口吃下去简直好吃到要死!

    再然后,一天多的时间,就这么忽忽而过。

    当时间来到中国时间的2002年6月11日,伊莎贝尔和她的朋友们,有的人哈欠连天,有的人水土不服正在拉肚子,还有的人正在抱着从顺天府的唱片店和书店里搜集到的四大美人乐队和廖辽、李谦他们的专辑、黑胶唱片,以及宣传海报等等,而兴奋不已。

    但不管怎样,只要手里有票,他们就绝对不会错过今天下午的世界杯开幕式!

    于是,提前两个小时就草草吃过午饭,当旅行社的带队人员吹起小哨子、摇起了小旗子,即便是正在拉肚子的人,也勇敢地爬了起来。

    坐上大巴车,前往体育场。

    在车里,男人和男孩子们兴致勃勃地聊着本国队内的明星,出线道路上面临的障碍,很遗憾没能进入本届世界杯的几位巨星,以及本届世界杯的夺冠热门,等等等等,而人数显得有些少的女性——其实已经不是说少不少的问题,整个大巴车里坐了四十多人,只有七名女性。

    如果把那三位明显是和丈夫或男朋友一起来,而且也在无比热烈地参与着有关足球和世界杯的讨论的女人除外的话,事实上,伊莎贝尔发现,整个车厢里大约只有另外三个女孩子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年龄的。

    这也就是说,除了自己的同伴,还有两个。

    尽管她们也都有着自己的同伴,但是伊莎贝尔还是没忍住,在车子行驶地比较平稳的时候,站起身来走过去,扶着她们身后的座椅,问了一句,“你们是来看足球的?还是来听歌的?f-b?”

    “yeah!f-b!”

    所谓“f-b”,是指“four-beauty”。

    四大美人。

    就是这样的一次主动攀谈,让身在自己国家万里之外的她们,在半个小时之内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朋友。

    等到排队检票、安检入场的时候,因为她们四个年轻的女孩子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不停地交换着自己搜集到讯息,比如说据说“f-b”会在开幕式上亮相并演唱本届世界杯的主题歌啦,再比如说还有更劲爆的八卦,说他们不但会登场,而且还会演唱两首歌!

    然后,他们开始交流彼此来到顺天府之后所搜集到的唱片、cd、磁带、海报、杂志、报纸伊莎贝尔突然说,她买到了一册刚刚上市的诗集,据那家书店的店主告诉她,这本诗集是li的作品,他的笔名叫“haize”,这本书前段时间已经脱销了,前天才刚刚又补了货。

    大家问她,你看得懂吗?

    她回答说,我准备回去之后就要学中文了。

    哇哦!

    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正排队,而且是几万人排队入场,肯定是漫长而又无聊的,于是,同行的人聊了那么长时间的足球之后,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四个小姑娘的组合,听她们聊到最近大火的“f-b”,有一位满脸胡子的中年大叔居然很兴奋地加入了讨论。

    哇哦,据说他是“cao”的粉丝!

    这可太难得了!——尽管“cao”的粉丝并不是没有,但肯定没有“li”的粉丝多,更何况,这可是万里之外的地方!她们居然就碰到了一个!

    于是,大家很快就越聊越热!

    而随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甚至另外一排的队伍里,也在缓慢地向前蠕动的队列中,有两个说着蹩脚的英语的女孩子,也开始尝试加入讨论,问她们是不是在讨论“f-b”,当得到肯定的答案时,她们眼中明显露出兴奋的神采!

    双方都有蹩脚的英语交流几句,伊莎贝尔才知道,她们是德国人。

    当然,当她们聚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与偶像有关的一切,并交流着在这里可以买到的更多且更加便宜的与偶像相关的商品的信息的时候,毕竟还是有人并不喜欢她们挚爱的“f-b”的。

    于是,终于有人开口说:“真不知道那支乐队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在我看来,我们法国的细流乐队、烟囱乐队,还有英国的美国的一些乐队,都比这支乐队厉害了不知道多少!”

    好吧,争吵开始,争辩开始。

    从一两个人对一群人,到一群人对一群人。

    且一直持续到入场。

    这座体育场很大,超级大。

    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四下里一看,你会感觉自己特别渺小。

    数万人之中的一个小不点。

    争辩已经结束,但事情并未结束。

    双方打赌,伊莎贝尔她们要求对方不得抱有丝毫的偏见,然后以一个平常的心态去观看待会儿的开幕式演出,当然,重点是她们挚爱的“f-b”的演出,然后,伊莎贝尔她们认为对方一定会被她们的“f-b”的表演彻底征服,而对方表示坚决不会——他们只赌了5法郎!

    2002年6月11日,中国时间下午4:00整。

    中国世界杯的开幕仪式,正式开始。

    在这一刻,伴随着由华夏电视台提供的电视卫星信号,除华夏电视台各中文、外文频道,以及国内所有的省级卫视,和近乎全部的府一级卫视之外,还有全世界超过160个国家的超过400个电视频道,对世界杯开幕式进行着实况转播,并且,有47家国外的电台和电视台此刻就在体育场内的解说中心里,他们将会借助华夏电视台提供的电视信号和画面,进行针对本国观众的解说。

    全世界球迷的节日,整个世界唯一一个可以和奥运会并驾齐驱的超大型全球赛事,也是整个世界每隔两年最热闹的一次盛事,正式开始了!

    伊莎贝尔和她的老朋友、新朋友们,在看台上俯瞰着和仰望着这座庞大的体育中心,议论着,兴奋着,等到开幕式正式开始,才终于收回了精力,看向了体育场的场地中央。

    各种例行的东西,是肯定要有的。

    但吸引人的,肯定还是接下来的开幕式文艺演出。

    历年的历届世界杯,各地的举办国们,都会想尽办法,把自己国家的优秀的文艺作品和表演艺术家们汇聚一堂,中国,自然也不例外。

    当然,所谓汇聚,肯定还是要跟“足球”擦一点边儿才是最好。

    本次开幕式并没有循序渐进,因为上来第一个节目,就把今天到场的至少超过三万人的国外观众给直接震住了!

    一个规模高达三百六十人的鼓队!

    那鼓声,惊天动地,震撼人心!

    没办法,国外要想组织三百六十个专业的鼓表演艺术家聚到一起表演一个节目,本身难度就不小,但在中国,这很容易——中国就是不缺人!

    然后,各种极富东方特色的艺术,一一登场。

    东方功夫、中国戏剧、拥有超过三千年历史的乐曲——琴,等等等等。

    当然,中间会穿插一些中国的歌手们所演唱的歌曲。

    其中有两首是英文的,曲调听着好像还可以,但是很可惜以前居然从来没听过,当然,听完之后么,倒也没有特别强烈的想要再听一遍的冲动。

    也或者说,是他们的音乐里似乎缺少了一点能够打动伊莎贝尔这样的法国姑娘的东西,或者叫特质?

    但可想而知,他们在中国应该已经是比较有影响力的歌手了。

    以至于听完了两三组这样的演唱之后,和伊莎贝尔她们打了赌的那几个人都忍不住笑着说:“他们唱歌无法打动我的!我是烟囱乐队的粉丝!我见过高山与大河,我甚至看见过他们歌声里的海洋!”

    伊莎贝尔等人气呼呼的,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那群人哈哈大笑,很是得意。

    眼看着演出已经开始了快半个小时了,忽然有三个打扮得清新而又性感的女孩子进入了表演的场地中央。

    伊莎贝尔她们当时正在生闷气,一开始并不曾在意,但很快,场内响起的音乐前奏,以及那三个女孩子随后的歌声,就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耳朵——

    “ha -ha –ha- ha –ha!

    yo,i'll -tell -you -what -i -want,what -i –really,really –want,

    so -tell -me -what -you –want,what- you- really,really- want,

    i'll -tell -you -what -i –want,what- i –really,really –want,

    so -tell -me -what -you –want,what- you –really,-really –want,

    i –wanna,(ha) i –wanna,(ha) i –wanna,(ha) i –wanna,(ha)!

    i -wanna –really,really,really -wanna -zigazig –ah!

    if -you –want- my –future,fet- my –past,

    if -you -wanna -get -with –me,better- make- it –fast,

    now -don't -go -wasting -my -precious –time,

    get –your- act –together- we- could -be –just- fine。

    ”

    伊莎贝尔吃惊地看着场地中央那三个舞动着的女孩子。

    距离太远了,几乎看不清什么,只能大概的看到她们青春靓丽的身形,似乎拥有着东方人特有的那种精细与灵动。

    然后这首歌真好听!

    跟此前那几位中国歌手的歌,似乎不太是一样的风格。

    愣愣地盯着场地中间看了好一会子,伊莎贝尔才反应过来,拿起了手中的望远镜——这是他们同来的一个男孩子的,但是伊莎贝尔提前就跟他说好了,开幕式上他要把这个望远镜借给她们两个女孩子,让她们可以可以把“b-f”看清楚!

    晃了好几下,才找准了,望远镜里,是一张好漂亮的东方面孔!

    哇哦!

    伊莎贝尔不由的惊讶出声。

    她们的动人的歌曲,伴着那充满着青春动感的舞蹈,使得她们身上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魅力。

    令人着迷!

    放下望远镜,她扭头看向身边的伙伴,想说什么,却突然发现,这个时候的体育场内,似乎比刚才其他节目的时候要安静了不少?

    左右一看,大家都在认真地看向场地中央。

    伊莎贝尔兴奋地一握拳,“耶!我就知道肯定不会是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这首歌的!她们好棒!”

    ***

    刀一耕求您手中的月票一张!

    一张就好!

    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