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四五章 惊人的演出
    人声鼎沸。

    不管是中国的球迷,还是从万里之外赶来的国外球迷,四大美人乐队都应该是大家在这一届的世界杯开幕式上见到的最熟悉的表演者了。

    尽管每一个国外的球迷和歌迷,都是第一次见到他们的真人,但这丝毫阻止不了他们对四大美人乐队出场的那种激动。

    五人登台,站定。

    掌声和各种喊声尚未停下,但四大美人乐队并不开口。

    这显然并不是自己的演唱会,可以随意地跟观众们进行沟通、对话。

    音乐起。

    现场的观众席有很多的望远镜举起来,但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就不用那么费劲了,因为电视画面只在抱着话筒支架低着头的李谦身上停留了片刻,很快就转给了王怀宇——中国的观众还算熟悉了,王怀宇是四大美人乐队内部的多面手,中国的西方的,各种乐器统统很溜。

    此时他在敲着一种不知名的乐器,声音很清越,而且……很熟悉。

    伴着他的敲击,廖辽手里的小铃铛在极富节奏地摇晃。

    恍若驼铃。

    很多观众,尤其是国内的观众马上就反应过来,这是《梦回唐朝》的前奏。

    很快,曹霑的贝斯切进来。

    现场观众的掌声和喊声,终于开始渐渐小了下去。

    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舞台的中央。

    尤其是像伊莎贝尔等这样的迷弟迷妹们,这一刻简直是激动地浑身发抖。

    这是一段随着《梦回唐朝》这张专辑在全世界的发行而卖遍了全世界之后,被东西方各地的歌坛一致奉为经典的一段贝斯秀!

    高亢,激昂。

    此刻站在世界杯开幕式的舞台上,曹霑紧紧地闭着眼睛,身体微微地摇晃着、摆动着,咬着嘴唇,手中的贝斯也同样被摇摆着、晃动着。

    于是,这样一段时至今日已经被全球的歌迷所熟知的贝斯前奏,响彻了八万多人的“青花瓷”体育场。

    同时,也借助着电视信号,传递到了全世界十几亿甚至二十亿人的面前。

    在最高.潮处,贝斯戛然而止。

    节奏摇晃。

    王怀宇又玩起了一样大家都不太认识的乐器。

    鼓入。

    廖辽同样全情投入。

    贝斯入。

    电吉他加入了进来。

    镜头切回到李谦的身上——似曾相识的镜头切换,在前不久的四大美人乐队的几次演唱会上,他们曾经在顺天站和南京站都表演了这首作品,当时华夏电视台的现场导播,就是这么给切的镜头。

    李谦抬起头来,面无表情——

    “菊花古剑和酒,

    被咖啡泡入喧嚣的亭院,

    异族在日坛膜拜古人月亮,

    开元盛世令人神往!

    风,吹不散长恨,

    花,染不透乡仇,

    雪,映不出山河,

    月,圆不了古梦。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酒醒无梦,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br />
    …………

    此前一个月共四场的巡回演出,前不久休整了小十天,而就在前面两三天,又进行了几场认真的、完全正式化正规化的彩排,这一切,都使得李谦的表演状态,正处在他来到这个时空以来的最巅峰。

    八万多人的体育场,经过改装之后世界顶级的现场音响设备,再加上整个乐队的极佳的表演状态,和李谦本人的最顶级的发挥,然后,还有这样子的一首似乎天然就是为了现场而生,只有在现场才能达到它自身的最大能量和最大感染力的作品,一首充满了东方韵味、东方人文色彩的重金属摇滚!

    这所有的因素汇聚在一起,所形成的结果就是,整座国家体育场在这一刻,被四大美人乐队的表演,被李谦的声音,被这样子的一首歌,所彻底笼罩!

    摇滚乐传入中国之后,中国人也极喜爱,但中国人似乎更喜欢摇滚中抒情的和人文的那一部分,轻摇滚、流行摇滚,乃至慢摇,在中国都有着传遍了街头巷尾的代表作,在其中,以飞翔乐队为首的早期摇滚力量,和廖辽早期的一些作品,再加上四大美人乐队出道以来的很多作品,都属于这一类。

    但重金属音乐,即便在西方,都并不是摇滚乐的主流,在中国,就更是很少有人能做好,渐渐的,甚至很少有人去做。

    但不得不承认,一旦做好了,重金属摇滚的魅力和能量,尤其是在现场表演时候的那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是其它的摇滚风格所无法比拟的!

    摇滚已经是泛流行音乐各门类之中的一柄重兵器,而金属摇滚,就更是力量惊人的重器之中的重器!

    对外推广华语文化,不管是做华语电影,还是做华语音乐,其实李谦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从此前为廖辽做的两张专辑里先后塞进去的八首华语歌,到四大美人乐队上张专辑塞进去的三首华语作品,都是在他脑子里过了不知道多少遍,都是一再的分析、思考、纠结,才最终被挑选出来的。

    可以说,这前后的一共十一首被借机推向全球的华语作品,都有着一些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既要精准且华美地展现中国文化和汉语本身的优美与特色,又要拥有一定的全球通行的审美趣味。

    比如廖辽的《天堂》,就是一首自专辑上市之后,直到今天,在西方的欧美音乐圈和歌迷中间,一直都备受推崇和喜爱的一首歌。

    那种简单而又浓烈,浓烈却又清澈的对家乡、家园,对大草原的歌颂,歌词虽然简单,曲调却又婉转多情,既富有中国音乐的传统特色,又能让非华语文化圈的歌迷一耳朵就喜欢上的风格,是那首歌至今仍被西方歌坛奉为廖辽的非英语歌曲中的代表作的重要原因。

    当然,廖辽那时而辽阔奔放时而玩转细腻的嗓音所做的传情达意,也是重中之重——这个自然是不消说的。

    而《梦回唐朝》,在四大美人乐队的这张专辑里,份量极重。

    一是它直接就是这张专辑在所有华语文化圈国家发行时所采用的专辑名称,二是它是这张专辑的全部三首华语歌里,被李谦认为最具备了在欧美地区流行起来,被那里的歌迷所接受的特质的作品。

    算得上是四大美人乐队的华语歌在欧美地区的突围之作!

    事实证明,借助着《The-Cup-of-life》、《We-will-rock-you》等大红大紫的歌曲的东风,也借助了世界杯的东风,在西方世界发行的《The-Cup-of-life》这张专辑,很快就大火起来,而专辑中的三首华语作品,也在欧美地区取得了一定的知名度、传听度,甚至是小范围内的传唱度。

    其中成绩最出色,口碑最好,传播度最广,知名度也最高的,果然就是这一首重金属摇滚的东方大作——《梦回唐朝》!

    外国人是肯定听不懂歌词的,虽然可以对照着歌词本上的翻译来看,但中外之间的翻译,尤其是像这种充满了东方意蕴的歌词,如果没有自身对中国古代文化的了解,仅凭字面意思,外国的歌迷是很难搞懂这首歌歌词里蕴含的意思的。

    但是,没关系!

    仅仅只是这段旋律,仅仅只是这种极富特色的唱腔,仅仅只是这种扑面而来的大气范儿,作为一首罕见的重金属佳作,它已经足够打动西方的歌迷了。

    即便是像伊莎贝尔这样年轻的歌迷,对重金属并没有过分的喜爱,但至少,听着CD的时候,感受着整首歌所传递出来的那种气质和气韵,也使得她对这样的一首重金属摇滚,绝对不会有嫌恶的感觉。

    对于一个二十出头,一直都生活在干净的心理状态中的女孩子来说,这种“不讨厌”,已经很难得!

    甚至会有很多的西方歌迷,只因为喜欢这首歌,就开始根据歌词本中由李谦亲自写下的英文的擘解,开始转而对东方文化、中国文化和汉字汉语感兴趣,开始对中国的文化、历史和文明,进行了一些业余的学习。

    什么是传播汉语文化,这就是!

    就好比在基督徒并不多的中国,大家对于西方人信仰上帝都感觉理所当然,是一样的——这就是在经过了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两三百年之后,整个西方的文化和社会体系、审美观点,对全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所形成的文化的洗脑。

    而现在,《梦回唐朝》这样的一首摇滚大作,你要说它开始对西方的歌迷进行洗脑了,那显然太过乐观,也太过高估一首歌的能量了,但至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也因此,因为了这首歌以独特的东方气质,却在西方歌坛取得了相当高的流行度、传听度和辨识度,使得这首歌成为了四大美人乐队在全世界范围内知名度最高的一首华语作品。

    电视机前的观众就不必去说,即便是对于此时身在现场的数万名从国外赶来的球迷和歌迷们来说,这首歌,也绝不陌生。

    当然,听现场,绝对是第一次!

    而前面说了,这首歌又是那种现场感觉绝对炸裂的作品!

    此刻这首歌开一开唱,李谦面无表情的酷酷的样子,和他动情的演唱,再加上这首歌本身就极其出色的编曲,和现场四大美人乐队极富激情的演奏,都使得它在开始之后的第一段唱,就直接听得现场所有的歌迷为之震撼!

    尤其是这一段唱的最后一句,那种混杂了真假音与一定的京剧念白技巧的高音,一声“梦里回到唐朝”,直接飙上云霄,听得现场无数人都是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战栗!

    这一刻,有一种天灵盖被歌声击穿的感觉!

    浑身过电,寒毛为之耸立!

    …………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男耕女织丝路繁忙,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纸香墨飞词赋满江,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豪杰英气大千锦亮?!?br />
    …………

    唔!

    直接炸裂!

    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那种浑身过电的感觉,让人下意识地喉头发紧,让人止不住地打个寒颤!

    然后,一个又一个的现场观众,瞪大了眼睛看着其实也不怎么看得清的球场中间的舞台,看着舞台上那个冷静地激情着的歌唱者!

    出现在电视画面的全身特写上,他穿着一件无比干净、还带着熨烫的棱角的白衬衫,下身穿着一条规规矩矩的普普通通的牛仔裤,脚下是一双磨砂的大头皮鞋,他留着短发,双手抱定话筒的支架,微微地昂着头,形容俊美,气质干净。但是在这一刻,他因为卖力的演唱,面色显得白里透着一抹激红,脖子上会因为某个动作而忽然暴起青筋……

    一个冷静而又激情的演唱者。

    …………

    “今宵杯中映不出明月,

    霓虹闪烁歌舞升平,

    只因那五音不全的故事,

    木然唱合没人失落什么,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梦醒无酒,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

    摄像机的镜头掠过观众席。

    这一刻,无数人表情紧绷,无比的激动和亢奋。

    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实话说,尽管这首歌在过去的三四个月之中,在西方世界也算是流传甚广,但有时间、有心力,也足够喜爱,所以愿意去钻研这首歌背后的意思和含义,甚至愿意为之去研究中国文化的歌迷,毕竟是少数的一拨人,更多的普通歌迷,就算是喜欢这首华语摇滚,也基本上不可能去做过深的研究的。

    也就是说,其实现场这数万名到场的外国球迷之中,即便是听过这首歌的占了一大半,但喜欢这首歌的,估计就不会有那么多了,而喜欢这首歌,又特意去做过深入了解的,更是少。

    甚至于,至少有超过半数的外国人,即便是听过并喜欢这首歌,但其实一直到现在,他们都是听不懂歌词,也不知道歌里在唱什么的!

    但是,没关系的!

    音乐的魅力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展露无遗!

    有歌词,有曲子,有编曲,是音乐,没有歌词,甚至没有编曲,只有一段完全听不懂词义的哼唱,也照样是音乐!

    好的音乐,就是好的音乐!

    这个时候,现场的和电视机前的中国观众和精通汉语的观众,固然可以欣赏到整首歌完全的面貌和完全的精神内涵与独特气质,但即便是不懂汉语、完全听不懂李谦在唱什么的国外歌迷,在这一刻,也会为这样的一首歌,这样的一段震撼人心的惊人演出,而感到震撼!

    于是,在这个时候,当李谦在这首歌的演出中第三次飙起高音,那种融合了满满的东方京剧的嘎调高音和念白风范的高音,那样的一句“梦里回到唐朝”,直接把现场气氛拉到了最高.潮!

    这一刻,出现在电视机里的扫过全场的中远镜头,很清楚地展现出全场歌迷兴奋到甚至有些癫狂的全过程,和全貌!

    从某一秒钟的一个中年外国球迷开始,一个,一个,又一个,全场的一个又一个歌迷,完全是自发地站起身来!

    有的人在攥着拳头大喊着什么,有的人在癫狂一般地甩头、蹦、跳!

    但更多的人,下意识地伸直双臂,向着球场中央,顶礼膜拜!

    如同朝圣!

    …………

    画面切回去,电视机的画面里,李谦因为激动而面色涨红,神情间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激动与亢奋,在这一刻,他张开双臂——

    “忆昔开元全盛日,

    天下朋友皆胶漆,

    眼界无穷世界宽,

    安得广厦千万间?!?br />
    …………

    贝斯起。

    带着帽子的曹霑,在这一刻闭着眼睛,身体疯狂地甩动,癫狂而又激荡。

    又是一段贝斯的大秀!

    …………

    电视机的画面在给了他这位被誉为亚洲第一贝斯手的当红大叔足足七八秒钟的特写之后,再次把画面切回到了观众席。

    因为在这一刻,见多识广的电视导播心里很清楚,观众席上的那些癫狂的人群、手舞足蹈的人群、顶礼膜拜的人群,是对这样的一首歌、这样的一次惊人的演出的最好的评价,和最好的赞美!

    这样的一首中文歌曲,却能令观众席上的无数听不懂汉语的外国人顶礼膜拜,这样子的镜头,甚至已经比演出本身还要震撼!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梦醒无酒,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纸香墨飞词赋满江,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豪杰英气大千锦亮。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酒醒无梦,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

    激荡!激亢!激越!

    此时此刻,已经无需刻意的捕捉,因为全场坐满了八万多人的观众席,已经有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

    有至少超过半数的人,忍不住对着体育场中心的舞台顶礼膜拜!

    而华夏电视台的直播镜头,在这一刻,把正在观众席上发生的这一幕,准确地传递给了全世界。

    这一刻,似乎整个世界都暂时停止了运转。

    似乎整个世界都满怀激荡!

    这一刻,中国世界杯的开幕式,2002年。

    我们,梦回唐朝!

    ***

    天热,心也热,写这一章,虽然吹着空调,我还是出了好几身汗,写完了,整个人接近半虚脱。

    没别的话,身处太平盛世,我们已经回到了唐朝!

    因为这首歌,因为这首歌而带来的激动,刀一耕诚恳地向您再求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