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五八章 咻的一声
    叮铃铃!

    “呦,鹿老师回来了?”

    “哎,郭师傅你好,刚回来!买菜去了?”

    “啊,买了几把青菜,听说你们又拍《黄飞鸿》了?”

    “是,那个早就已经拍完了,这次是给我一个学生搭把手,拍的是《还珠公主》的第三部,明年夏天的戏!”

    “哎呦呵,您现在拍的,可都是大戏!《黄飞鸿》第二部,还是您的女主角不?《还珠公主》拍第三部,您没演个角色?”

    “呵呵,是,《黄飞鸿》第二部里,我还是演十三姨,但《还珠公主》那边,我就只是副导演,没演角色?!?br />
    …………

    “呦,这不鹿老师嘛!回来了这是?”

    “是是,钱姐你好!”

    “哎呦鹿老师,不是我说你,你这都多大的明星了,怎么还骑个自行车??!你这,那么多钱了,买个好车,雇上司机、保镖什么的,多有气势??!”

    “嗨,您瞧我像是那种雇司机雇保镖的人吗?”

    “哈哈,那是鹿老师您低调!”

    …………

    好不容易到了楼下,锁好自行车,鹿灵犀还特意过去看了看自己的那辆小车,心想都半年没开它了,也不知道还能打着火不能。

    心里惦记着,但也懒得再去点火试试,然后就这么一边掏钥匙,一边拎着采购来的一点蔬菜和鲜肉,外加一条鱼,哒哒哒地迈步上楼。

    到家门口打开门进去,还没换鞋就吓一跳。

    看清楚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的那个人,她才松了口气,一边换鞋一边埋怨,“来之前就不能打个电话呀?真后悔把我家给你一份!”

    沙发上,陈可芳听见动静早就扭过头来看着这边了,闻言没当回事儿,只是道:“这不你说的让我过来看本子嘛!你以为姑奶奶愿意来呀!”

    说话间,鹿灵犀已经走进客厅,一看见她手里拎的那些菜,陈可芳一下子来了精神,“呦,看来这本子有点来历呀,这么重视?……怎么着,给你看本子,还准备犒劳犒劳我?”

    鹿灵犀笑笑,白她一眼,一边往厨房走,一边道:“你老公那儿安排好了?晚饭你准备丢人家自己在家?”

    陈可芳“嗨”了一声,“他巴不得出去吃呢!给了他两百块钱,批准了他跟他那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出去撸串儿,美死他了都!”

    鹿灵犀笑,摇头。

    放下东西,想洗手开始收拾,但想了想,又回来,到自己卧室推开门,从枕头底下拿出厚厚的一个打印的大本子来,出来,递给陈可芳,“呶,看吧,看完了给意见??!记得发挥出你最高的水平!否则晚饭我要收钱!”

    陈可芳接过这厚厚的剧本,女流氓一样吹个口哨,“请好吧您!”

    顿了顿,抬头,“哎,买的是鲤鱼吗?红烧啊……”

    低下头,先看了一眼剧本的厚度,“嚯,这是电视剧吧!你现在可真是厉害了,当明星是大红大紫,也终于开始混剧组了,啧啧,真是羡慕啊……让我看看,这是哪儿来的本子!???我晕!”

    她惊讶地看着厨房里已经开始忙活的优雅背影,“不是吧你!李谦的本子?”

    鹿灵犀头也没回,“??!李谦的本子怎么了?”

    陈可芳见她回答得那么云淡风轻的,反而忍不住一跃而起,手里的剧本翻着第一页,跑进厨房里,手敲着剧本,就坠在鹿灵犀屁股后头,道:“我还以为是哪个公司要开新戏,准备找你做女主角呢!”

    说到这里,她碰碰鹿灵犀的肩膀,拽着她,强迫她停下手里的活计,转过身来,鬼鬼祟祟地问:“哎,女主角?还是又副导演?”

    鹿灵犀笑笑,道:“这回是导演?!?br />
    “哇……哦!”陈可芳一脸兴奋,用力地在鹿灵犀肩膀上拍了一下,“行啊你,终于混成导演了!”

    说完了,自己又继续嘟囔,“我就说嘛,孙玉婷那丫头还是你学生呢,都混成还珠的导演了,没理由你还搁一边儿站着呀!”

    鹿灵犀心里也是高兴,但这个时候,她一边是得到消息已经两三天,兴奋劲儿过了不少,一边是天生性子里就不喜炫耀,所以即便是面对最好的朋友,也只是高兴地笑笑,然后就拿胳膊肘往外推她,“出去看去,别跟这儿添乱!去去去!”

    陈可芳这次没话讲,顺势就被她给推出了厨房,边走边看,还惊讶着,“呦呵,这导演都已经写上了??!还给了你制片人之一?那好,这样好,这样拍起戏来才不受掣肘,能甩得开膀子干活儿!”

    其实吧,这个时候的她,只是自言自语而已,压根儿也不需要别人搭理和回应她什么,所以,鹿灵犀就继续在厨房里忙活自己的,而她出了厨房,走到沙发旁坐下,踢掉拖鞋,歪进沙发里,也很快看得入神,间或嘟囔几句,连她自己都是全然无意识的,当然也就不会等着鹿灵犀回答什么。

    然后,时间不知不觉过去,等鹿灵犀喊她吃饭,见她费劲地在那里盯着剧本看个不停却不知道天黑了要开灯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过去了。

    鹿灵犀无奈地叹口气,过去打开灯,先不管她,先去厨房把做好的几道菜都端出来,布置好餐桌,然后还到厨房下面的柜子里拿了一瓶扔了好几年的红酒出来,打开了,倒好两杯,这才招呼她,“哎……”

    “嗯?!?br />
    “你闻见饭菜香了没?”

    “嗯?!?br />
    “闻见了?还是没闻见?”

    “嗯……闻见了?!?br />
    “想吃吗?”

    “想?!?br />
    “那你是不是先把剧本放下?”

    “嗯,好……哎,你等我会儿,我这一集马上看完了,等我看完的!”

    “哦……那我先吃了啊,菜不多,待会儿不够吃你别怪我??!”

    “嗯,好!”

    “BIA-JI……BIA-JI……嗯,这鱼烧得还不错,红烧的……”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你……”

    陈可芳急的不行不行的,被迫只好从剧本上挪开目光,一抬头,正好看到鹿灵犀就趴在沙发侧面的靠背上面带笑容地看着自己呢,压根儿也没往餐桌旁去!

    她不由得“嗨”了一声,恋恋不舍地又看了一眼剧本,大概记住看到了什么地方,这才把剧本往沙发上一扣,“吃饭吃饭!”

    好酒好菜,又是两个相识相知超过十年的老朋友对坐,这饭菜就吃得熨帖。

    舒服!

    陈可芳先咔咔咔吃一阵,然后才开始放慢速度,跟鹿灵犀碰着杯子喝着酒,而且还腾出嘴来了,就开始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了——

    “这本子好!故事,人物,节奏,都相当有范儿!”

    “台词也不错!挺讲究的!”

    “哎我跟你说,李谦算是把你研究透了你知道吗?这本子,我都不用看内容,我就看那个前面的故事大纲我就知道,他这铁定就是给你写的!量身打造你知道吗?就连这名字……”

    “你听听,将爱情进行到底……我天哪!”

    “你是什么人?你是文艺女青年呀!为了艺术,为了爱,可以不要一切的文艺女青年呀!你听听这名字,你再看看这故事,我告诉你,我看那大纲,看了没超过三页,我就知道,这本子撂这儿,你完全没有抵抗力……”

    鹿灵犀啪的一声放下筷子,脸上分不出是笑还是怒,“哎,哎,说什么呢你!我怎么就……谁文艺女青年了?这年头说谁文艺女青年,那是骂人的话知道吗?我怎么就文艺女青年了?我怎么就完全没有抵抗力了?”

    陈可芳完全没拿鹿灵犀的抗议当回事儿,手一摆,毫不留情地道:“你省省吧你!我跟你说,姐妹儿,危险呀!真是危险呀!”

    鹿灵犀瞪着她,一副没好气的样子,“危险什么?”

    陈可芳可能是吃个差不多了,干脆放下筷子,趴桌子上,“我以前跟你开玩笑,你不是一再跟我说嘛,说你跟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对吧?”

    鹿灵犀看着她,直愣愣地点头,“嗯!是??!我是老师,他是我学生,你说你这玩笑开的是不是有点过?你让我怎么回答?”

    陈可芳摆手,“得!得!是我玩笑开的有点过了!行了吧?”

    但是顿了顿,她的身子再度趴下,前倾,还故意地压低了一点声音,道:“可现在呀,我跟你说,真的,你危险了!”

    鹿灵犀没好气地白她一眼,“有话你就说,玩什么危言耸听??!”

    陈可芳道:“第一,那小子把你捧红了!”

    俩人对视着。

    这个辩无可辩,也不需要分辩啊,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再说了,全国人民都看着呢。

    于是俩人对视片刻,鹿灵犀点点头,问:“第二呢?”

    陈可芳道:“那小子把你捧红了,所以,他对你是有恩情的?!?br />
    鹿灵犀只好又点点头,“第二呢?”

    陈可芳道:“这个恩情我跟你说……”

    鹿灵犀敲敲桌子,“第二!”

    陈可芳耸耸肩,“第二,这小子对你是个什么人,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勉强能接受什么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什么……总之,关于你的一切,你的性情里的骨子里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鹿灵犀被她这突然爆发出的连珠炮一样的长句式给震得愣了一下,然后才回过神来,道:“什么意思?你从刚才就说,李谦把我研究透了,这到底是……”

    没等她问完,陈可芳回身一指沙发的方向,打断了她的话,直接道:“要不是对你十足的用心,要不是对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观察的细致入微,要不是对你已经了解到了……到了……到了了解你头发丝儿痒痒不痒痒的程度,我告诉你,他写不出那样的本子来!”

    鹿灵犀有点懵,“为什么?”

    陈可芳耸耸肩,道:“对李谦的作品,我还是下过力气研究过一番的,所以,我大概可以告诉你,李谦骨子里或许是有着很浓重的文艺思想,但他绝对不是文艺青年,他做事情,从来不会做那种脑子一热的事儿!也向来不会去做那些个犯傻的事儿!比如你看看他过去这几年的影视作品!你看看,从《新白娘子传奇》,一直到前不久那《黄飞鸿》,他做事情拍电影电视剧,讲究归讲究,但绝不会做一些无病呻吟的矫情的东西出来!但这一次……”

    说到这里,她又扭头往沙发的方向看了一眼,“呵呵”地笑了两声。

    鹿灵犀一下子明白了,“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这部《将爱情进行到底》很文青很矫情呗?”

    陈可芳连个犹豫都没打,直接就道:“那你以为呢?不文青?不矫情吗?”

    鹿灵犀哑口无言。

    陈可芳又耸耸肩,“李谦要拍爱情,他的作品我都看过的,别管是《新白娘子传奇》里面那种骨子里对举案齐眉式的婚姻的推崇,还是《我的野蛮女友》玩的那些小浪漫、小遐想,再不然就是纯粹的《黄飞鸿》式的‘我压根儿就不会、也不屑于去谈恋爱、追求女孩子,我就等着女孩子来追我’的那种大男子主义的爱情观,总之,什么都好,他哪怕是写《流星花园》啊《浪漫满屋》啊,再不然《还珠公主》,总之这些狗血的爱情,都是很正常的,但是,他从来不文青!”

    说到这里,她指了指沙发,似笑非笑,“而现在,他为你特意写了这么一个本子,我都不用你承认宝贝儿,我就知道,你快爱死这个本子了,对不对?”

    鹿灵犀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陈可芳得意地笑笑,差点儿就一脸的眉毛,“怎么样,说中了没?”

    鹿灵犀犹豫了半天,突然问:“所以你说……我危险了?”

    陈可芳闻言反倒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赶紧摆手,“我可没那个意思,我可不是说李谦这个是下套子追求你什么的,我所谓的危险是说,你整个人从头发丝儿到脚后跟儿,都让人摸清了!你明白吗?你在他面前,就跟一丝不挂一样,就好比……”

    “你才一丝不挂呢!”

    陈可芳耸肩,无语。

    鹿灵犀低头片刻,然后抬头看她,“那你说,我……接不接?”

    陈可芳一拍桌子,“当然接呀!”

    鹿灵犀盯着她,“你不是说我危险了?”

    陈可芳闻言瞪眼睛,“危险就危险呗,你能怎么样?我告诉你,既能把文青和矫情玩得那么入滋入味,同时故事又走得挺流畅,拍出来的话,就算不大红大紫,至少也绝对不会扑街到没人看,这个级别的本子,国内没几个人写得出来!遇见一个……哦,不对,是人家好不容易为你写了这么一个本子,你还忍心错过?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接,那以后可就后悔一辈子啦!”

    说话间,她伸手敲着自己的胸口。

    “这本子,就像一支箭!咻的一声,正中你胸口!现在呀,你中箭啦!我的文青大小姐!”

    ***

    月票真的是好可怜啊,最近几天都没怎么有票,所以排名一个劲儿的往下掉,惨不忍睹!

    刀一耕可怜巴巴地看着您诸位,求月票支持啦!大家都再翻翻兜儿,还有月票的就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