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五九章 奇怪的剧组
    白玉京从来都是一个喜欢琢磨人的人。

    就好比像鹿灵犀那样内心深处充满着文艺诉求和表达欲的所谓“女文青”,总是会对一些普通人会觉略显矫情的东西,加倍痴迷一样,这些年过来,白玉京从出道时候的玉女,一直红了好多年,到后来急流勇退,再到前几年突然复出,大红大紫,伴随其中的,不管是万千人追捧的热闹,还是一个人坐在花店里的孤独,她都喜欢对周围的事情冷眼旁观,看它,琢磨它。

    所以,在拍完了《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之后,又跑去给自己的学生搭了把手,把《还珠公主》第三部拍完了,回到顺天府之后的鹿灵犀,得到了的确是李谦精心准备、早就已经写好了的《将爱情进行到底》的剧本,然后,正如她的好朋友陈可芳所说的那样,她几乎无法控制地迷上了那个剧本。

    再所以,呆在一个最近一个月以来在影视圈子里臭名远扬的导演的新戏剧组里,白玉京显得异常的亢奋,但同时,又异常的冷静。

    她是《大腕》剧组的女主角,同时呢,这部戏是明湖文化投资制片的,剧组里的绝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来自明湖文化内部,而白玉京,算是明湖文化影视部这一块儿比较公认的大姐头,内部领袖的级别。而且,这部电影的很多演员,包括顺天话剧社的一些老戏骨,最近几年也都跟明湖文化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跟白玉京也都颇有私交。

    所以事实上,别管导演是谁,《大腕》的剧组,都绝对是白玉京的主场。

    但身处剧组之中,她却仿佛置身事外一般,少话、少动,凡事不参与、不掺和,只是冷静地观察着剧组中这难得的一副奇景。

    奇景之一,剧组的掌控者兼制片人之一,跟这部戏的投资人、老板、编剧,是众所周知的已经决裂——据说李谦都已经不见他,齐洁也已经不见他!

    但偏偏,冯必成居然仍是这部戏的导演兼制片人,且总揽全局,据说齐洁和李谦都放过话,要求任何人不得掣肘、生事。

    白玉京猜,这应该是冯必成他老子冯玉民冯爷多年前栽下的树,现在么,当然是儿子来乘凉了。

    奇景之二,剧组导演兼制片人冯必成,跟另外一位制片人韩顺章之间,除开必要的公事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私下交流——就连公事,也是能少说一个字是一个字,有什么事情,三句话两句话交待完、沟通完,然后就很默契地彼此走开!

    这在其他剧组,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韩顺章虽然是被临时拉过来镇场子的,但其实他一直都是放权、打下手的姿态,所以目前在剧组里,他算是跑腿、把账、盯人的,剧组里不管任何事情,全都是冯必成一言而决,没有任何人会和他争论什么,而韩顺章,按说既是明湖文化公司影视部的经理,又是这部戏的制片人之一,是够资格的,但他也从来不!

    不管对的错的,不管认不认同,只要冯必成有要求,他就只是闷头去帮他调度人手,购买材料,帮他实现而已!

    事实上来说,如果是在其它戏的剧组里,一个手握财政大权的制片人,和负责艺术方面的导演兼制片人,是不可能如此和谐的,哪怕是大牌到秦渭杜维运这个级别,如果跟制片人搞得那么僵,他的戏也拍不好!

    但是,有了明湖文化最近几年运转有序的这套拍片制度在,这一切,就这么诡异而又平稳地运行着。

    奇景之三,除了拍戏过程中的调整,以及开拍之前和之后的额外讲戏,调整镜头和埋位,等等这些拍摄的技术性问题,否则,身为导演的冯必成跟全剧组任何人,包括演员,甚至包括摄影师,几乎都没有任何的交流!

    早上起来,他把事情布置好,然后就一个人坐在导演椅上,等待开机。中午休息,他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地吃饭。结束了一天的拍摄,他也是一个人沉默地收视自己的东西,然后盯着拍摄器材和已经拍出来的素材,一直到它们被收好。

    而每每这个时候,白玉京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

    她觉得,这事儿特别有意思!

    无论是李谦坚持弃人不弃才,最终把这部戏交给了冯必成,还是韩顺章低调沉默却又张弛有度地把控着整个剧组的气氛,还是冯必成居然敢顶着那么大的道德压力继续留在明湖文化、留在这个剧组拍戏,这每一条,每一件事儿,都特别有意思!——当然,尤其是这最后一条!

    剧组里的人私底下各种说法都有,有的说其实是老冯爷死活的去李总那里,舍了老脸不要,给儿子求来了最后一次机会,也有的说冯必成连飞机票都买好了,准备出国了,毕竟在国内的影视圈,他这名字算是臭了,混不下去了嘛,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没走成,又回来了。

    还有人说,冯必成和李谦之间有过君子协定,拍完这部电影,票房能过五千万,李谦就会原谅冯必成,而冯必成则将跟明湖文化签订五部电影的超长合同,把自己未来的很有可能是五年、八年,甚至是十年,彻底卖给明湖文化。而如果这部片子的票房没有超过五千万,那么……

    当然啦,冯必成上部戏已经扑的那么厉害,现在李谦亲自给写的剧本,结果你还是扑街,那你还混个屁??!滚蛋就是了!

    当然,还有人说,以上纯属扯淡,都不靠谱!

    白玉京是李谦点名了来出演的,是李谦的嫡系中的嫡系,但来之前、来之后,她都没有任何要打个电话找李谦了解下具体情况的意思。

    而且,她在这部戏里的角色比较简单,有点类似于鹿灵犀在《黄飞鸿》里演的十三姨,就是个纯粹的大花瓶,所以对于当下凭借《还珠公主》里的皇后一角实现了演技突破的她来讲,这个角色基本无压力,所以导演冯必成对她在表演上的指点和要求,也就显得格外的少。

    也因此,接触变得更少。

    当然,整个剧组中,要说跟冯必成接触比较多的人,还是有的。

    比如,男主角,黄葛。

    只不过么,黄葛这个人聪明,做人虽然不声不响,但从不冒头,大家都说他是被冯必成钦点来演这部戏的,但其实呢,不管是黄葛自己,还是当年向李谦推荐了他的白玉京,都是心知肚明的——这部戏与其说是李谦准备好了交给冯必成的,还不如说就是为了给黄葛的。

    …………

    时间是十月中旬,天气其实已经凉快下来了,只是晌午顶的时候,太阳还有些晒得慌,上午的戏拍完了,白玉京的助理帮忙领了两个人的盒饭,然后就在旁边找了个马扎,俩人坐下端着饭盒吃饭。

    不一会儿,黄葛也端着盒饭过来。

    他俩都是那种比较低调的人,现在国内娱乐圈有些浮躁,动不动是个演员就要保姆车什么的,助理一跟就是两三个,但白玉京那么大的大明星了,到现在别管去哪里拍戏,都只是带个助理而已,保姆车那是从来没有,黄葛比她还低调,他迄今为止都只能算是个普通的演员,所以别说保姆车了,他连助理都没有,去哪里拍戏,都是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

    俩人很熟。

    看见黄葛过来,白玉京的助理就赶紧起身,把自己的马扎让给黄葛,然后自己跑旁边又找了一个过来,但也没有坐太近,刻意地留出一点距离了。

    于是,白玉京跟黄葛俩人并排坐着吃饭,隔了不远是白玉京的助理,再往那边去,就是剧组的一大票工作人员领了盒饭之后在边吃边聊,然后,最那边的角落里,是冯必成一个人端着盒饭,低着头,吃得很慢。

    这边白玉京跟黄葛一边吃饭,一边随口闲聊几句,不大会儿,韩顺章也领了盒饭过来了,然后,白玉京的助理第二次让出小马扎。

    这一次,他也干脆就不找了,离远点站着吃。

    这边韩顺章坐下,刚吃了没几口,白玉京就道:“哎,老韩,今儿上午我看场面可有点快压不住了,你要不要敲打敲打?”

    韩顺章低头扒了一口饭,想了想,把饭嚼碎了咽下去,这才抬头看过来,道:“敲打?怎么敲打?敲打谁?”

    “啧……这话说的,那俩道具啊,那不找茬嘛!”

    黄葛闻言,也是忍不住扭头看向韩顺章。

    今天上午,剧组出了点事,事情不大,但经?;炀缱榈娜?,都能感觉得到,气氛开始越来越不对了——其实也就是导演要求采访用的话筒外面套的台标,必须按照标准的样式,但道具图省事儿,直接给打印了一张香蕉的图片,整个硬纸壳,给粘了一张,就这么糊弄上了。

    其实只要不仔细留意,也或者拍的时候、剪的时候注意点,别露底,也看不出什么来,但导演显然不是那样要求的。

    冯必成倒是没发火,只是要求道具按照自己的要求重新做一个来,反倒是道具有些不耐烦——如果是李谦,事事要求精细,没人敢说什么,甚至都佩服他拍戏讲究,但换了冯必成,大家都带着一种看不起的心态在做事,那么他要求的多,要求的细,就让那帮道具有点不耐烦了。

    于是,道具师傅顶了他一句。

    虽然没用任何人劝,那道具师傅很快就服软,勉强算是道歉了,也答应马上重新做,但冯必成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的不好看了。

    而且到现在开拍一个月了,除此之外,剧组里别的苗头也已经开始有了。

    薛长龙和周学云,都是电影学院摄影系96级的学生,跟李谦是同学,他们也都是这部电影的摄影师之一,刚一开始剧组组建,他们就冷嘲热讽过,但冯必成没搭茬儿,后来反正大家搭班,也能干活,但最近几天,他们俩的态度开始有点变化——昨天薛长龙差一点儿就发脾气,因为本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拍的挺好的一个镜头,却被冯必成要求,又换了好几个角度反复拍了好几次!

    于是,男主角黄葛没烦,摄影师薛长龙恼了!

    不过还好,据说李谦在事先撂过话儿,所以,他哪怕是大声发牢骚,也不敢跟导演真的对着干,更不敢撂挑子,所以,韩顺章过去低声呵斥又安抚几句,事情就算是暂时平息下去了。

    但是现在,这一类的情况,已经开始越来越多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白玉京很清楚地捕捉到,最近冯必成皱眉的次数开始增多,整个人的耐性、耐心尽管还是很好,异乎寻常、超出常人的好,但有些地方有些时候,他还是显得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因为整个剧组,似乎随时有崩盘的危险,但偏偏,他根本就没办法去逐一的尝试私下沟通,自然也就不可能把这些矛盾给消弭掉。

    白玉京能察觉到的,别人不好说,韩顺章是肯定也察觉到了的。

    这个时候,扭头看看白玉京和黄葛,他放下筷子,叹了口气,道:“我的职责,是让剧组不要崩盘,是让这部戏在可控的范围内拍完!”说完了,继续埋头吃饭,不说话了。

    这意思就是……不帮忙!

    白玉京和黄葛闻言都是一愣,俩人对视,交换个眼神儿,也不说话了。

    不过过了一会儿,韩顺章还是忍不住道:“白姐,老黄,你们俩是男女主角,说话有分量,你们俩可别闹脾气!”

    没等白玉京说话,黄葛道:“我们……不会!又不是小孩儿!”

    韩顺章点点头,又道:“其实,你俩可以把态度再放低一点儿,你俩的态度低一点儿,也就算是帮忙了!其他人多少也看你们的面子!”

    黄葛闻言,扭头看向白玉京。

    其实,他跟冯必成的私交算不错,要不是冯必成非得自己躲一边去,他自己是肯定不会避着躲着冯必成的,这个时候,哪怕是所有人都在瞧不起冯必成,作为朋友,他也还是想能帮的就帮一把。

    但是很显然,要论咖位,现在的他,跟白玉京是没法比的。

    韩顺章说的是“你们俩”,但其实呢,要想让剧组里这帮明湖文化的嫡系们老实点儿,还得是看白玉京的!韩顺章那么说,把他也捎带上,只是会说话而已。

    这个时候,白玉京拿筷子戳着饭盒里的米饭,叹口气,扭头跟黄葛对视一眼,然后才跟韩顺章道:“看他那副样子,我都替他难受!”

    这话一说,大家一起叹气、摇头。

    说过一阵子话,大家都闷头吃饭,结果饭还没吃完,剧组那边突然传来一阵动静,听着似乎是吵吵起来了。

    韩顺章一下子站起来。

    黄葛随后也站起来,道:“坏了!要出事儿!”

    ***

    我也知道最近情节低谷,所以求月票你们都怠搭不理的,但是这低谷也是故事情节的一部分,我总不能不写吧?这已经是我尽量压缩的结果了!

    刀一耕再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