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六一章 柏林,章子芳
    据说2001年当选的德国现任总.理海登堡,和他的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一起,都是四大美人乐队以及廖辽的铁杆歌迷。

    中国世界杯期间到中国去出席开幕式,并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海登堡及其夫人,曾很积极地对媒体记者出示他和夫人随身携带的三张唱片,其中有一张,居然是四大美人乐队当年发行的第一张专辑,《假行僧》。

    这件事在世界杯期间,成为全体中国人最为津津乐道的歌坛趣事之一。

    因为海登堡是个德国人,不会汉语,然后《假行僧》是一张地道的华语摇滚专辑,还是四大美人乐队的出道作品,当然,最重要的是,那是一位总.理!

    所以,这件事让很多国人觉得特别有面子,特别有范儿。

    但实话说,到底海登堡是不是自己的歌迷,又是不是真的已经喜欢到可以连《假行僧》都百听不厌到出国访问都得带上……这个估计还是值得商榷的。

    政治人物嘛,难免的!

    但只凭这件事,却可以反映出一个问题。

    那就是对于当时当下的西方社会来说,通过表达对李谦、廖辽和四大美人乐队的喜爱,来向整个中国社会释放友好和善意的信号,是他们认为很恰当的方式——在他们眼里,也或者说在整个西方社会眼里,李谦、廖辽、四大美人乐队,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成为了中国在国际上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了。

    这个作用,大概有点类似于另外那个时空有外国总统作秀学习打乒乓球,或者当众表扬中国女排精神,再不然跟成龙友好握手和合照……

    未必一样,但大概类似!

    所以,对于李谦这位国际歌坛顶级巨星的到来,柏林电影节官方,以及柏林市政府方面,都有一定的重视——比如说,柏林市政府不知道是不是在拍自家老大的马屁,在此前,他们就已经婉转地跟这边接触,表示可以向李谦、廖辽二人授予柏林市荣誉居民的证书。

    甚至如果两人愿意,他们可以在柏林市领取婚姻登记证书!

    李谦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那边似乎对中国的婚姻制度和李谦、廖辽的婚姻情况是下过工夫去了解的,但是……这不添乱吗?

    廖辽这个头儿要是开了,接下来周嫫、何润卿、谢冰,都要结婚证,怎么办?

    难不成还全球各地跑着混荣誉居民去?

    所以,一概婉拒了吧!

    可即便如此,李谦和秦晶晶一起走进播放参展电影的影厅的照片,还是在第二天德国各地很多报纸娱乐版块上,占据了一块不小的地方。

    当然,占大头的,还是来自英国的电影大师,也被认为是欧洲自七十年代以来最为杰出的电影大师之一詹姆斯·麦卡洛,以及来自好莱坞、当时当下全球最红的顶级巨星约书亚·克里斯的。

    前者在蛰伏五年之后,今年带着自己的新作,一部情欲大作《金色宫殿》,或者翻译成《黄金屋》,来到了柏林。

    而后者今年的《碟中谍》全球大卖超六亿美元,使他一跃成为全球最顶级的男星,也是截至目前为止,好莱坞演员中第一个被公认为值得起片酬两千万美元的顶级大咖——他来柏林,则是为了自己的电影公司投资的一部作品来站台的。电影名字叫《金子般的心》,导演据说是一个很有才华的新人,这部电影也入选了本届柏林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李谦向来低调,来柏林参加电影节也同样如此。

    事实上,如果他想在柏林搞点新闻的话,很简单的,频繁的高调现身一下,再不然把廖辽和玫瑰力量拉过来帮自己站台,新闻热度肯定立刻就起来了。

    但是,没有。

    除了在电影节刚开始那时候,肯定是需要亮个相表示自己已经来了,其它时候,他大多就是转着看电影,在约翰·戴斯的介绍下,进行一点不算繁重的社交活动,然后就是静静地等待属于《红高粱》放映的那一天的到来。

    当然,虽然他美国去的少,但毕竟也有朋友,更何况,就算他不熟的,廖辽也熟,这个时候,只要来柏林了,大约都是要打个招呼聊几句的。

    李谦就算再低调,也不可能拒绝这个。

    比如,约书亚·克里斯。

    然后,两人约在柏林街头一家咖啡馆闲聊、大笑,以及分开时彼此拥抱拍肩的照片,就被当地的媒体记者给拍了去,登上了当天的晚报。

    但其实,李谦更看重的,反倒是另外的一次见面。

    国内著名的才女导演,章子芳。

    她的电影在欧洲三大电影节都很受欢迎,大家都特别欢迎她来参展,但让人无语的是,加一起来了四五次了,每一次都是空手而回,充其量也就是拿个安慰奖而已,去年的《团团圆圆》也没能实现奖项上的突破。

    不过今年收到邀请,她还是来了,带着她的新电影,《承诺》。

    今年国内过来参加柏林电影节的,就《红高粱》跟《承诺》这两部,俩人在国内时虽然谈不上熟,也就是点头之交,但来到了异国他乡,同样变成了“外国人”,却一下子就显得亲近了不少。

    上午李谦去看了一部参展的法国电影,足足半小时的床戏,偏偏身边坐的还不是自己的女人,李谦只好猛喝了几杯咖啡来压心火。

    然后,中午赶到约好的餐厅,跟章子芳见了面一聊,原来章子芳上午也去看了那部电影,于是两人心照不宣地相对大笑。

    那种片子,国内是没人敢拍,也没必须要去拍的——你拍了,别说上映,相关的政府部门只要听说,一般就直接抓人了。

    所以,你说艺术也好,色情也罢,反正即便是对欧洲文艺电影比较推崇的国内电影人,在多年受国内的制度的影响之下,绝大多数人对欧洲那些所谓的电影大师们玩的这一套所谓艺术,其实并不太感兴趣。

    反倒是一些游走在红线附近,有情欲,但重点是人性,或重点是爱情的一些文艺电影,不要说在欧洲,其实放到中国,也是有不少人喜欢的。

    1998年,周阳华的东方传媒旗下的东方院线,就曾从欧洲三大电影节的获奖电影中批发了一批片子回来,结果一部意大利的文艺爱情片,充其量也就几个漏两点的镜头而已,主要卖点其实是爱情,居然在国内拿了一千三百多万的票房,把东方传媒得意得不轻,到处宣传。

    据说当时一共买了十一部电影的中国放映权,东方传媒才只花了170万美元而已,折合人民币不到350万!

    两人各自点了自己的食物,坐着等的功夫,先聊几句柏林,再聊几句上午彼此的活动,相视大笑几句,然后彼此恭维几句,饭菜就上来了。

    吃罢饭,才是真正聊天的开始。

    而且,这是李谦第一次认真地和这位国内最著名的女导演聊天。

    她今年应该是刚到四十岁,却已经是有过十几部作品的老导演了,这个时候在柏林见面,她一如既往的气质优雅、着装素淡,说起话来轻声慢语,吃起饭来也是小口慢咽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成熟的南方小女人特有的优雅与恬淡。

    跟她聊天,感觉很好。

    只是会有些怨气。

    毕竟,光柏林电影节她就已经来了这是第三次了,但第一次空手而回,第二次给了一个安慰性质的奖项,而考虑到她的电影主题的一惯性和延续性,表现手法也并没有什么太多太大太值得夸耀的进步,那么很有可能这一次,她估计还是很难有什么让人心动的斩获。

    这种情况,是个人就会有怨气。

    面对李谦,她无奈地摇头,面带苦涩笑意,道:“烦了!我也是烦了!要是这一次再什么都不给我,以后我也就实在是不想来了!”

    李谦闻言笑,“真舍得?你的电影在欧洲还是有市场的,你不来参加电影节了,怕是少好大一截的钱呢!”

    章子芳无奈,摇头,“少就少吧,都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了,我少跑这一趟,就算少点儿,也不至于太坑我!”

    李谦闻言点了点头。

    欧洲三大电影节,往崇高了说,那当然是人类交流电影艺术的盛事,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这样的盛事之下,在这样的艺术的旗帜之下,这里头是有着巨大的商业利益在四处奔走的。

    说白了,欧洲三大电影节,既是艺术的舞台,是导演们展现自己电影才华的舞台,但同时,也是发行商和制片商角力的舞台,是一个大市??!

    来参展,有人看了,有一定口碑,就很有可能会被某个国家的某家发行商相中了,价钱或许也不高,几十万?甚至只有十几万?

    但大小总是钱,反正靠你自己联系,你是卖不过去的,但借着电影节的机会,大家聚到一起,这个生意路子就走得通。

    而如果你能在电影节上拿奖,尤其是拿到重要的奖项,给各国的电影发行商们一个很好的宣传的噱头,那么不消说,大几十万美元是肯定到手了,各国版权转悠着一卖,零零碎碎的加一起,一般也能有不少钱入账。

    像章子芳,她的《团团圆圆》去年在国内上映,已经是她的历史最高票房了,也才不过6800来万,还不到7000万,但其实呢,《团团圆圆》光是在欧洲各个国家卖版权,就卖出去了十几份,虽然都是买断发行,但最后落袋为安的,据说也有六百多万美元——折合华元一千二三百万呢!

    而且,这可是纯利润了!

    而去年夏天很多票房过亿的电影,在欧洲却基本上卖不动!

    像李谦的《我的野蛮女友》,虽然在东方很红,但是在欧洲,却只是经由新加坡一位富豪的辗转介绍,在英国打包卖掉了放映权,而且……才三十万英镑!

    《黄飞鸿》在中国大火,登陆东亚、东南亚,也创造了很多票房神话,但来到欧洲和美国,却很是水土不服,而且都是买断发行,一锤子买卖,没卖几个钱。

    所以,单说个人,李谦因为是著名的乐队主唱,所以在欧洲也比章子芳名气大,但说到电影作品,章子芳目前在欧洲电影发行圈子和艺术批评圈子里的口碑和知名度,秒杀李谦好几条街!

    饭后喝着德国版的袋装印度红茶,章子芳有些感慨,“其实咱们国内的电影过去这二三十年,在艺术上的成就并不低,但是没办法,咱们手里没有话语权,咱们国家办的那个羊城电影节,要不是奖金丰厚,要不是对进入中国电影市场有帮助,估计早就黄了!外国电影根本不愿意去参加,甚至连国内的电影导演,都不太愿意去参展!实际上,现在的欧洲三大电影节,我看也是江河日下!美国的奥斯卡,那才是真的如日中天呢!”

    “可是,就连这三家日渐没落的老店,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尤其是在电影艺术上的批评权,也比咱们国内高了不知道多少!你的电影拍的好不好,你自己的国家说了不算,就算都说好,到了国际上,人家也不承认,你必须跑过来,找人家欧洲的大师们看一看,认可了,你才能在国际上叫得响名号!”

    “现实就是这么无奈!你没有一点办法!”

    “而且,别看电视新闻上喊得厉害,据说什么,中国和欧洲很多国家现在政治上很亲近,经济上的互动往来也特别频繁,好像大家关系很好似的,但其实呢,别的我不知道,至少在电影上,中国的电影人想要获奖,实在是太难了!”

    说到这里,她语带轻愁,无奈地道:“想在这边拿奖,扬名,要么你在欧洲民间已经有了巨大的知名度和极好的口碑,要么你是这家电影节从一开始就相中并进行培养的嫡系导演,再不然背后有大发行商在捧你,不然,很难!”

    “当然,你要是有秦渭秦老爷那份功力,能硬是凭作品让所有的评委看到无话可说,让他们觉得不把票投给你就是在犯罪,就是在亵渎艺术,那当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事实上,欧洲三大电影节虽然没落了,时不时的,也的确有点小龌龊,但在这方面的操守,还是一直都不错的!”

    “可是这么多年了,整个亚洲就两个人啊,咱们国内就只有一个秦渭,把那一届威尼斯电影节的评委们都给吓住了!除此之外,就连杜维运来了,也只能是在戛纳上拿个安慰奖罢了!”

    说到这里,她看着李谦,突然掩嘴笑起来,把正在边听边想的李谦看得一愣,好半天之后,她才笑完了,柔声细语地道:“对不起吼,我忘了你跟秦渭是绝交过的,老死不相往来了,不该当着你这么夸他的!”

    李谦无奈耸肩,苦笑。

    绝交信这个事儿,是真的已经成了一个在中国全民皆知的梗了。

    不过就算已经绝交了,但李谦其实还是不得不承认,秦渭的名头之所以那么硬,他在国内电影圈、文艺圈、娱乐圈的地位之所以那么崇高,说到底,当年的他带着《红灯区》征战欧洲,手底下的确是有真本事的!

    当年一举拿下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加最佳女主角的他,绝非浪得虚名!

    ***

    有点有气无力了,最近几天怎么喊都喊不动,大家手里真的没有月票了吗?

    再翻翻兜儿呗,刀一耕向您求几张月票火线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