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六三章 观众反应似乎不错?
    第二天一大早,章子芳就也赶过来捧场来了。

    大家都来自中国,而且今年中国跑来柏林参加电影节的就这两个剧组,互相捧场,自然是很应该的一件事。

    她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看来是昨天诸事顺遂。

    等到把她送进去了,几个国内跑来报道柏林电影节的记者也陆续到来,大家握手,合影,然后送进放映厅。

    接下来,随着放映时间点的到来,陆续有一些重量级的影评人到来——其实按道理来说,影评人嘛,就是靠写影视评论吃饭的,有资格被柏林电影节官方邀请来参展,而且还是主竞赛单元的电影,当然值得一看、也值得一评。

    但实话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看这部往往就看不了那部,所以这个时候,人面熟不熟,人脉到没到,就比较关键了。

    李谦在欧洲电影圈的人脉接近于零,但约翰·戴斯这些年纵横欧美电影圈,虽然主力是在好莱坞,而且做得更多的也都是些商业制作,但在他过去十几年小二十年的制片生涯中,还是制作了不少的文艺电影,往欧洲这边跑的次数,也是绝对的不少,所以在欧洲的电影圈子里,他自有他的人脉在。

    现在的他,是美国东方梦电影公司的小股东,担任总经理,某种程度上来说,暂时可以算是给李谦打工的——当然,可以理解为大家共同创业。

    李谦有电影要角逐柏林电影节,他虽然对一个年仅二十来岁,而且还是中国的电影导演在柏林拿奖,并不抱什么希望,所以也很难谈得上出死力气的帮忙,但举手之劳的事情,他还是很尽力的——这也算是他在向李谦展示自己的一部分实力了,在欧洲电影圈子里的实力。

    所以,重磅的影评人,还真是来了好几位。

    不少柏林当地的,和法国、意大利、英国几家比较知名的报刊派到柏林电影节的记者,也在跟李谦握手、要了签名之后,进了场。

    嗯,在当下的欧洲,当柏林电影节的官方公布了本届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入选电影名单之后,欧洲各地对《红高粱》这部电影的报道焦点,非常整齐划一地放在了“东方哥坛巨星的导演作品”上——在他们眼里,李谦是以乐队主唱而进入欧洲人的视线并获得了欧洲人的喜爱,而现在,拍电影,似乎成了他的副业。

    所以,他们来看电影,对李谦这位东方传奇巨星的兴趣,显然是明显的超过了对他的电影《红高粱》的兴趣。

    “歌星玩票性质的拍了部电影,都能进柏林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这大概就是当下这些来自欧洲各国的影评人和记者们,对李谦和《红高粱》的看法了。

    等开始放映的时间点差不多快到了,李谦转身往里走,秦晶晶捏着手里还没有发完的宣传画册,也赶紧追上去,但忍不住小声地道:“好像坐不满吧?”

    李谦扭头看她,笑笑,“你还想坐满?”

    一个中国导演的中国作品,此前在欧洲的电影圈籍籍无名,进了主竞赛单元,来参展,但也基本上没做什么像样的公开宣传——就这样,走进放映厅大概瞟一眼,上座率差不多有八成还多,已经是很不错了。

    一方面是李谦作为导演,算是有点明星加成,另一方面,约翰·戴斯的人脉还算比较给力了。再说了,好歹也是入围了主竞赛单元的,还是会有很多电影爱好者在完全不认识导演和绝对听不懂中文的情况下主动跑来刷片子的。

    李谦他们几个主创过去到前排坐下,时间一到,放映厅里的大灯熄灭,座椅上的观众也都很自觉地停下了说话。

    然后,大银幕亮了起来。

    《红高粱》的全球首次公开放映,正式开始。

    放映厅内,逐渐安静到没有了任何的杂音——来之前大家就都知道这是一部中国电影,而且没有德语或英语配音,只有特意为全球其他国家的观众特意匹配的英语汉语对照字幕,但既然来看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心里都还是多少对这部电影抱有一丝期待的。

    尽管……这个期待值在他们的心里,可能并不高。

    电影开始放映,看了大概才一两分钟,都还没进剧情呢,李谦低下头,想了想,扭头跟傅学隆交代了几句,然后猫着腰站起身来,独自一人溜了出去。

    第一排嘛,很方便。

    秦晶晶居然马上就追了出来,问:“你不看呀?”

    李谦摆手,“不看了!剪片子的时候,我都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你回去看吧,记得留意一下观众们的观看反应?!?br />
    秦晶晶“哦”了一声,站住,但是看李谦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就忍不住又快步追上去,问:“你干嘛去?”

    李谦扭头看她,“买包烟?!?br />
    秦晶晶问:“你不是不抽烟抽雪茄吗?”

    “但是我现在特别想抽一口啊,雪茄在酒店里呢,烟斗也在酒店里呢!”

    秦晶晶不放弃,一直跟着李谦到了影院门口。

    李谦站住,看着她,“干嘛跟我出来,回去看电影??!”

    秦晶晶略有些扭捏,然后才抬头跟李谦对视着,突然问:“你是不是……也有点紧张???”

    紧张么?

    这个问题还真是把李谦给问住了。

    按说这个时候,自己的电影第一次公开放映,身为导演,李谦是应该略带着一些紧张,还有一些期待、担忧地坐在放映厅的第一排,津津有味地和其他人一起再看一遍自己的作品——看到得意之处,自己忍不住都要为之称赞,然后下意识地留意周围和后排观众们的反应。若反应符合预期,则心气大涨,若反应有些平淡,不符合预期,则不免加倍忐忑!

    几乎所有的导演,都会面临这样的一步。

    但听到秦晶晶的这个问题,李谦想了想,摇摇头,他还真没有觉得有什么紧张——可能是因为他对于这个电影节,本来就并没有其他人那么重视吧。

    于是他笑笑,“片子已经是那样了,定型了,改不了了,现在就只是等着别人的评判而已,你紧张什么呀?”

    秦晶晶有些讶然。

    尽管她比较早的就已经知道,虽然赶来参加电影节,但其实对于得不得奖,李谦心里并不在意,但此前她一直都以为李谦只是故作淡然而已,这个时候听见李谦这么说,是的的确确的有点愣了。

    他居然真的是不在意的!

    吭哧了几秒钟,她问:“难道你就真的不想得奖吗?”

    李谦耸肩,“废话!我当然想??!要是我片子拍得好,大家都觉得好,电影节要给我颁奖,我当然高兴??!但想得奖,不意味着就非得奖不可!”

    说到这里,他挥挥手,道:“回去吧!放心,啊,你的表演绝对是非常出色的!就算不得奖,以后也不缺片子拍!回去吧,看电影去!”

    说话间,他扭头往外去了。

    秦晶晶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放弃了陪李谦去街头转转的想法,看着他出了电影院,自己就又转身回了放映厅——她心里真的是很在意的。

    远比李谦更加的在意!

    这是她加入明湖文化,获得了稳定的公司?;ず臀榷ǖ钠佳胫笏拥降牡谝徊棵骱幕銎返牡缬?,也是跟李谦的第一次合作。

    而且,拍摄这部片子的那些日日夜夜,早已成为她内心深处最浓墨重彩的记忆——在她自己看来,这部电影也是自己出道以来做做出的最精彩的一次演出!

    再加上……这可是柏林电影节!

    明晓敬是怎么红起来,到现在逐渐成为国内影坛基本上没有人能挑战的天字第一号大青衣的?

    说白了,秦渭的一部《红灯区》,把她捧上去了!

    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加身,使得她立刻成为年轻一辈女演员中演技派的代表人物——不服?你也去拿一个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影后来,再说话!

    1994年,威尼斯,此前徘徊在二线与三线之间的明晓敬一战成名,自那之后,只要提到优秀的华人与演员,她明晓敬这个名字,就没人绕的过去!只要有公司开出大制作的计划,女主角的备选一栏里,她的名字肯定高居前三!

    这就是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威力!

    当然了,秦晶晶也知道,想在欧洲这边拿奖,真的是无比的困难,所以对于《红高粱》,对于李谦,以及对于自己能不能拿奖,她虽有期待,却并无执念,当下她所期待的,仅仅只是希望这部电影的口碑能够好一些——她只是希望自己第一次主演李谦作品的这部电影,自己当初付出的那些刻苦和努力,能够换来应得的掌声和认可!

    跑出来也就两三分钟而已,秦晶晶猫着腰回到放映厅的时候,大银幕上正是一片血红——一身大红嫁衣的新娘子九儿,坐在摇摇晃晃的大红花轿里,正在啜泣着,一脸的委屈与羞愤。

    整个屏幕,真的是一片鲜血殷红的颜色!

    她猫着腰回去的路上,不经意间往观众席看了一眼,就这一眼,让她的心似乎在突然间漏跳了一拍——

    大银幕上的红光,照在整个观众席上。

    每一个观众的脸上都是红彤彤的,像是洗照片的暗房里的脸。

    不少观众鼻梁上的镜片,都在反着红色的光。

    就在这一片红光里,眼神儿不错的秦晶晶能够比较容易地看到很多观众脸上的惊讶表情,还有一些……惊喜?

    或者叫惊叹?

    反正匆匆一眼看过去,她觉得那些表情应该肯定不是不屑,或者鄙夷之类的负面情绪,而是一些好的、正面的的意思!

    她坐下。

    傅学隆往这边大侧身,小声道:“我觉得大家的反应好像不错!谦儿哥说对了,这种泼墨式的色彩运用,他们看了好像都是一副很惊奇的样子!”

    秦晶晶心中一喜,抬头看向银幕。

    大银幕上,花轿晃得厉害。

    轿子里的人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

    一帮打着赤膊的粗壮汉子,正高声嘶吼地唱着放映厅里的欧洲观众们肯定听不懂的民俗俚调。

    这一幕,太熟悉了。

    当初拍的时候,她可是真的哭了的——而且实话说,当时她被那帮抬轿子的赖汉故意踢起来的尘土给呛的可是不轻!

    悄悄回头,拧巴着身子再瞧瞧,离得近、正好能看见的那后面两三排的观众,正满面红光的一边摇头,一边满脸的惊叹。

    好兆头!

    扭头看傅学隆,他正一边盯着大银幕,一边兴奋地好像喘气儿都没那么匀了。

    身体这一侧,拳头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紧紧地握了起来。

    可惜这个时候,李谦居然不在!

    这个时候,看到放映厅里这些欧洲观众的表现,他会不会也激动坏了?

    要知道,这可是电影才刚开始??!他的这部电影,似乎是从刚一开始,从第一段故事,就已经把这帮欧洲观众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他要是没溜出去,这个时候看到大家的反应,肯定也会特别的高兴吧?

    毕竟,这可是他的第一部文艺类电影呢!

    不过再想想,秦晶晶忽然又有些泄气——他要是在这里的话,可能会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加的淡定吧!

    因为……他好像是真的不太在乎这一次来柏林的收获如何的!

    想到这里,秦晶晶不由得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观众席突然传来一声齐齐“哦……”,秦晶晶下意识地收起思路,抬头望大银幕上看——原来是劫匪出来了。

    事后回想,包括李谦剪完了让她也去看片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这一段的表演并不算太好。不过这个时候,坐在大大的放映厅里重新看,她忽然发现,其实自己的表演在这一段戏中所占的重要性,或者说吸引观众注意的程度,其实是很靠后、再靠后的——首先是戏剧化的劫匪与这次?;南肪缁慕饩?,然后么,就是色彩了!

    无论是中镜、近镜、特写、俯拍,所有的镜头里,碧绿的高粱随风仰偃、一望无际,高粱地中间的小路上,黄的是土地,和打着赤膊的汉子,红的,是新娘的大红嫁衣!

    那泼墨式的,无比夺目、无比震撼的大色彩!

    ***

    老实说,每天顶着你们所给的巨大的压力码字,其实远比码字本身更累!

    还是喊一句求票吧,别管你们给不给,至少我能宣泄掉一些压力——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看看月票,哪怕只涨了百十票,也会觉得,还是有人支持我认可我的,就能多些欣慰,心里的压力也就能稍微小一点。

    所以,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