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〇五章 法兰西玫瑰
    李谦来了。

    他问了前台服务生一句,然后就看了过来。

    明晓敬冲他招了招手,然后看着他面带笑容地走过来。

    这一刻,心内只是别人难以体会的五味杂陈。

    《红高粱》上映之后,她和康小楼一起带着孩子去看过这部电影了,那毕竟是小家伙的大银幕处女作——看到自己在电影中的表现,康明明兴奋地眼睛发亮,一再地问:“妈妈妈妈,我演的好吗?”

    好吗?

    当然好!

    业界皆知,几乎所有的导演和剧组,都会特别头疼两类演员,一种是动物,一种是孩子。因为它们和他们,都是属于那种基本不受控的状态。

    但康明明很聪明,李谦也比较善于逗他玩,所以他跟李谦叔叔关系很不错,也很愿意听李谦的话,按照他的要求去表演——还记得,当时十几天的拍摄完成了,他甚至表现得有点不舍得离开那个剧组。

    而现在,他当初的表演,一一呈现在大银幕上。

    作为一个六七岁的男孩的大银幕处女作,这个样子的表演,几乎无可挑剔。

    而即便是康小楼和明晓敬这样的明星夫妻、明星家庭,能让自己的孩子在六七岁的时候,就从《红高粱》这样的一部电影开始出道,也已经几乎是他们所能想到的最好——不可能再好了。

    大导演的作品,并不难得。难得的是,这是一部横扫了柏林电影节,一举揽获四项大奖,而且还拿到了超过五亿惊人票房的电影。

    而且康明明在这部电影里,并不是一个疯疯癫癫跑过的、可有可无的群众演员。他是真的有很多戏份,也很吸引人们的关注的。

    所以,自《红高粱》在国内上映并开启了票房爆炸之旅以后,康小楼的小楼影视那边,已经先后接到了多达几十份的片约邀请——都是给康明明的。

    一个小孩子,才刚上学,他们两口子当然是不可能做出伤仲永的事情的,所以,两人协商一致,寒暑假期间,可以酌情给孩子接一到两部戏,权作是一种社会实践,其它时间,免谈。

    前段时间,自己这次来戛纳之前刚刚定下的,是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电影镜头偏少,对方给了十万块的片酬,电视剧镜头就多了一些,拍摄时间预计也不短,但电视剧向来要不上去价,最终只谈下来了18万。

    可就是这样,哪怕是对于一个星二代来说,也已经是天价了——这是一部在口碑和票房上取得了双重成功的电影,所带给他的。

    更有甚者,一直到现在还在保持互相接触的一件事就是,有家制片公司计划制作一部以七八岁的小男孩为绝对主角的少儿电视剧,据说是与神话故事有关,也不知道是红孩儿还是哪吒,他们计划邀请康明明担任男主角。

    而且给出了五十万的报价!

    这个价钱,很吓人的!

    之所以一直到现在都还没谈拢,主要是对方在暑假期间还做不到开机,要到暑期末才能差不多开机,而且要拍摄长达45到50天左右,这个是不能接受的。

    如果最终能谈成,大约需要到明年暑假才能开拍了。

    但是却不知道人家是不是愿意为了康明明等那么长时间。

    …………

    李谦过来,笑容一如从前般的和善,“明姐,等了很久了?”

    明晓敬也已经站起身来,道:“没有,我也刚到……坐!”

    两人一起坐下。

    李谦也点了一杯咖啡。

    明晓敬看着他,道:“现在咱们国内的网站对你的消息,盯得很紧,你这边从美国往戛纳飞,两三个小时之内,咱们国内的网站肯定就有报道了?!?br />
    李谦笑笑。

    明晓敬道:“我们到了戛纳之后,我跟老康打电话报平安,不知道怎么被明明给听见了,他听说你也在这里,就让我帮他跟你说,说他想你了?!?br />
    李谦脸上露出一抹温暖颜色,“谢谢明明!嗯……真是哈,好久没见了,我也有点想他了,小家伙特别可爱,特别好玩儿!”

    说真的,康明明那小子虽然特别皮,玩起来容易疯得拽不住,但却是顶顶聪明的一个小家伙,表演起来也特别认真,进步还特别快,李谦是真的挺喜欢他的。

    明晓敬闻言,脸上露出一抹高兴的神色,道:“我跟老康,也是要谢谢你的!”

    李谦摆手,“明姐,别……不用!”

    明晓敬慌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个谢谢?!?br />
    李谦的眉头皱了一下,又松开,面带笑容地看着明晓敬。

    明晓敬解释道:“自从《红高粱》上映,我们家明明就出名啦,现在邀请他的片约好几十份,对于一个小孩来说,报价也都特别高?!?br />
    顿了顿,她道:“老康说,就为了这个,我们也该请你吃顿饭,谢谢你!”

    李谦笑,笑容里有些欣慰。

    然后他缓缓点头,“请我吃饭就不必啦!”

    顿了顿,他道:“明明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当初他在剧组,也一直都很用心、很努力,电影成绩不错,他水涨船高,这是很正常的?!?br />
    明晓敬似乎一直在等着什么,但显然,李谦没说。

    于是,她微微有些失望。

    低头喝一口咖啡,她最终还是没忍住,道:“以后你要拍东西,要是缺个小孩什么的,你尽管打招呼,明明肯定特别乐意去?!?br />
    李谦笑笑,既没有承诺,也没有拒绝,只是道:“以后看机会吧!”

    这一下,明晓敬脸上的失望之色再难遮掩。

    顿了顿,她道:“谦儿,真的,姐一直想跟你说一句,恭喜你?!?br />
    李谦淡然一笑,“谢谢?!?br />
    很客气,也很程式化。

    明晓敬彻底的明白:彼此的关系,已经再难回到当初了。

    这一刻,内心的苦闷与懊悔,似乎突然就翻了倍——

    李谦的才华,她是从认识之前就知道的,毕竟《新白娘子传奇》火成那样,她也是爱看的,后来她和康小楼一起,都去到《我的野蛮女友》里客串了角色,那个时候,他们一家跟李谦之间的关系,简直是无比的亲近。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

    是的,明晓敬是发自内心的认为李谦真的是很有才华的,但是在她的心里,此前似乎一直都有一个思维定式:秦渭是中国电影第一人,他的才华,是超脱了所有正常电影人的那个层次的。

    对于那位将自己一手捧上威尼斯影后宝座的大导演,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莫名崇拜的情节——所以,李谦虽然很有才华,但跟秦渭比起来,仍然不是一个段位的存在!秦渭代表着中国电影的至高境界,而其他所有人,包括李谦在内,都在努力地向着秦渭的脚踝那个高度攀爬。

    而她自己,一方面渴望拍出一部足够追慕秦渭的电影,另外一方面,又发自内心的觉得,包括自己在内,没有人有可能追上秦渭。

    是的,人的思维就是那么奇怪的一件事。

    所以,顾师道拒绝了继续为《未了情》掌镜之后,她一下子就慌了,即便是李谦提出可以让傅学隆,甚至金汉,去为《未了情》掌镜,她仍是一口回绝了。

    在当时的她看来,顾师道那可是秦渭的御用摄影师,不要说傅学隆这种刚毕业没几年的新人摄影师了,就算是金汉此前在国内电影圈子里小有薄名,又怎么可能跟顾师道这种级别的大牛相提并论呢?

    然而,这才刚刚一年的时间过去,回头再看,自己当初的判断简直成了笑话!

    年仅二十五岁,傅学隆就一举拿下了柏林电影节的最佳摄影银熊奖!

    整个中国摄影师的圈子,目前的最高奖项!

    此时再看,他比之顾师道如何?

    或许顾师道并不差他什么,但至少,你很难认为顾师道比傅学隆强了多少——奖项在那里放着??!

    商业电影,票房为王,口碑为辅,文艺电影,那当然是奖项说了算。

    尤其是对于摄影这项在整个电影制作流程中最最接近艺术的工作来说,奖项的认可,而且是柏林电影节这种国际级电影大奖的认可,无比的重要!

    此时想来,当初的自己,岂不就是个笑话么?

    …………

    喝了口咖啡,很苦。

    放下杯子,明晓敬苦涩一笑,似乎想要开口再说些什么——其实可以聊的话题很多啊,戛纳呀,《未了情》啊,《孔雀》啊,等等。

    但这个时候,李谦却先一步道:“明姐,那就先这样,好吧?我还有点别的事情,咱们回头再联系,回头再聊!”

    说话间,李谦已经站起身来。

    有些愕然,但又不算意外,明晓敬赶紧也站起身来。

    她笑容苦涩地道:“那行,咱们回头再联系?!?br />
    李谦笑着点头,要走,就停下,转身,笑道:“对了,预祝你的《未了情》能拿到一个好成绩!加油!”

    明晓敬说了句“谢谢”,李谦微一点头,转身走开了。

    …………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明晓敬无奈地叹了口气。

    目光转过来,隔了几张桌子的一张咖啡桌上,那个东方面孔的中年男人一脸纳闷,扭头看看李谦离去的身影,又回过头来一脸不解地看着明晓敬。

    明晓敬耸耸肩,摇了摇头。

    因为李谦压根儿就不接茬儿,也根本就不愿意跟华飞影视这边再做任何接触。

    那边顿时一脸失望。

    …………

    戛纳电影节开幕了。

    李谦尽力地去做自己能为《孔雀》做的一切。

    而事实上,电影节刚刚开幕,来自中国的两部电影《孔雀》和《未了情》,也的确是吸引了相当不小的关注。

    一是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一部来自中国的《红高粱》,先是在柏林电影节拿到了惊人的四座大奖,并随后在整个欧洲上映,获得了不错的票房和极佳的口碑——作为导演和主演的李谦,固然是在欧洲的电影圈子里声名鹊起,享受到了《红高粱》所带来的最大红利,但与此同时,中国电影也跟着吃到了红利。

    二是因为前不久李谦在柏林电影节获奖时发表的一番获奖感言,令整个欧洲的文艺电影圈子既觉得打脸,又无可反驳。

    因为《红高粱》而带来的这一波声势,远非当年秦渭的《红灯区》可比!

    在过去,他们对于来自中国的电影,的确是颇多偏见。

    但到了现在,对待中国电影,欧洲的电影人们至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习惯性的无视了。

    但李谦能做的,也仅此而已。

    至于《孔雀》接下来在戛纳能不能拿奖,能获得一个怎样的口碑,就实在不是他所能预料的了。

    还好,在把美国那边的事情忙出一个首尾之后,约翰·戴斯就又赶了过来,协助明湖文化方面,对欧洲电影圈进行各种公关。

    要说对欧洲电影圈子的熟悉,明湖文化这边,还真是没人能跟他比。

    然后,当《孔雀》终于开始了在戛纳电影节上的放映,李谦帮忙站台之后,就在当天,他就独自一人乘坐飞机,离开了戛纳。

    …………

    英格兰北部,一个叫温德米尔的小镇。

    这里位于英国的湖区。

    李谦远远地看到镇子,就在镇外停下车,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一再详细地询问地址,然后才重新开车上路。

    七绕八拐,终于在小路的尽头看到了一栋独立的木屋。

    大致形状,一如电话里对方所描述的。

    李谦一边好奇地往四周打量着,一边把车速降到更慢,缓缓地开过去,直到在那栋小别墅的门口停下。

    这一趟的行程,李谦先是坐飞机从戛纳到伦敦,又从伦敦坐火车去到曼彻斯特,在曼彻斯特休息一晚,第二天租了车,自己看着地图一路开过来,已经花去了接近两天的功夫。

    但是,还挺有意思的。

    停好车子,李谦从后备箱里拿出一瓶预备好的上等法国产红酒,然后信步走到门前,站到小别墅低矮的木门外,拉了拉铃铛。

    半分钟后,小别墅的房门打开,是一个优雅之极的中年女子。

    而且,哪怕是人到中年,她仍然美得惊心动魄。

    法兰西玫瑰,海伦娜·赫莉·麦卡洛。

    然后紧接着,詹姆斯·麦卡洛在她身后走了出来。

    月票啊兄弟们!

    月票!月票!月票!

    我需要你们更多的支持,和更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