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〇七章 她的眼睛比湖水还要清澈
    一夜深睡。

    其实李谦一直以来的睡眠质量都相当不错,一来他每年都保持一定的运动量,体力消耗不小,二来他每天都给自己安排了做不完的工作,心神消耗也是巨大,再加上数年如一日的准时睡准时起,都给了他相当不错的睡眠,也才支撑着他这个样子的一路走来,仍然能够保持每天都精神抖擞。

    可即便如此,他自我感觉,自己仍然睡了近几年来最香甜的一觉。

    入了夜的英国湖区,其实气温很低,但木制的小别墅内的保温条件还算可以,一条羊毛毯,就可以睡的很舒服了。

    早上五点多,李谦就睁开了眼睛。

    起来洗漱时碰到海伦娜也已经起床,且已经完成了洗漱,正要出门。

    看见李谦起来,她一副很讶异的模样,笑道:“你是一个爱早起的年轻人,这真好!”

    李谦笑笑,道:“你也是年轻人,海伦娜?!?br />
    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来说,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奉承了。

    海伦娜很受用。

    她问:“你也要出去转转吗?”

    李谦一边挤牙膏一边点头,“是的,夫人,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海伦娜摇头,“我要去菜市场买点东西,不过都很简单,马上就会回来?!彼祷凹?,她指一指里面的房间,道:“你可以稍等他十分钟,他已经起床了,你们可以一起到湖边去走一走。相信我,早上的景色,非常的美?!?br />
    李谦冲她点点头,看她扭头出门了,这才刷牙。

    过了没到五分钟,李谦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磨制咖啡,就听见身后詹姆斯·麦卡洛已经开门出来了。

    于是,十分钟之后,两人肩并肩出了门。

    嘴上都叼着烟斗。

    这真是异常闲适的感觉。

    李谦不由得想起齐洁在海南买下的别墅,心想找个时间,过去住几天吧,那里是自己的房子,过去住肯定更舒服。

    烟草是老头儿一再推荐的,是他最爱抽的英国的一个烟草品牌。

    很辣口。

    但是迎着清晨的微风,一路叼着烟斗就这么走向湖边,路两旁有的是李谦根本就不可能叫上名字来的野花,时不时有早起的鸟儿啾啾而鸣、低掠而过,隔上许久抽那么一口,轻轻地从鼻孔里呼出来,那烟气,美妙极了。

    老头儿六十岁了,但有着旺盛的表达欲。

    说起话来滔滔不绝。

    一起到湖边走一走、看一看,然后再信步走回来,海伦娜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早餐罢,李谦开始跟詹姆斯·麦卡洛学习制作烟斗。

    实话说,这个活儿并不难,什么心灵手巧之类的要求,对于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艺术家来说,简直是最低要求了。

    甚至于,如果你简单了看,这个活儿完全可以归类为木匠的工作。

    选好一块石楠木根,构思出自己大概想要制作的烟斗的形状,然后根据石楠木根的形状进行大致的木料切割,并一点一点切割出一个粗糙的外形,然后就是精细的打磨,一点一点把它打磨成你想要的样子,这就完成了一个最简单的粗胚。

    当然,这绝对是一个用心才能做好的事情。

    上午,两个人一老一少的在工作间忙活,不时地讨论着些事情,然后各自做着手里的活儿,海伦娜时不时过来站一会儿,满脸笑容地看着两个人。

    一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海伦娜刚端过来两杯咖啡,前面房门突然响起来,海伦娜走回去,然后突然道:“哦,宝贝儿,你怎么来了?”

    李谦不解,看向詹姆斯。

    詹姆斯·麦卡洛愣了一下,然后愉快地放下手里的活计,很快,一个跟海伦娜差不多高的女孩子走进院子,詹姆斯一脸溺爱的模样,大老远就张开双臂走过来,“来,来,宝贝儿,让爸爸抱抱你!”

    原来是他们的女儿。

    而且幸好的是,她几乎完美地继承了母亲海伦娜的美貌和体型。

    来之前,李谦是特意查过跟詹姆斯·麦卡洛有关的资料的,所以他不但对海伦娜和他的爱情故事了解很多,也知道他们两人有一个特别疼爱的女儿。

    伊丽莎白·麦卡洛。

    不过,印象中资料里写的,她今年大概也就十五岁?

    居然已经快要一米七了——走近了看,她甚至比她妈妈海伦娜还要高了一点。

    已经开始美的惊心动魄。

    看见李谦,她似乎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好奇地看着李谦。

    李谦已经摘下手套走过去,伸出手,“嗨,我是李谦。我来自中国?!?br />
    伊丽莎白跟他握手,自我介绍说:“伊丽莎白?!庇值溃骸拔抑滥?,我是你的歌迷,也是你的影迷?!?br />
    然后她看清李谦手套上的锯末,眼白一翻,“哦,天哪!你也是个木匠!”

    詹姆斯哈哈大笑。

    …………

    海伦娜是自己老公的忠实粉丝,所以尽管她很疼爱女儿伊丽莎白,但哪怕是听詹姆斯在那里絮絮叨叨地表示自己有多爱自己的女儿,李谦都能感觉得到,这两口子简直是想去哪儿去哪儿,想怎么玩怎么玩,打从伊丽莎白七八岁开始上学那时候起,她就基本上可以被归类为“野生”的了。

    放养,就是纯粹的放养。

    “伊丽莎白,我们要去法国住一个月了,你老老实实上学哦!”

    “伊丽莎白,你爸爸要去湖区住一段时间,你好好上学,不要逃课哦!”

    这就是伊丽莎白自述中的人生。

    这一次回来,主要是在伦敦住在寄宿学校的伊丽莎白终于可以回家住两天了,但回到家里发现,只有保姆在家,然后,她连个招呼也没打,十五岁的女孩,熟门熟路的开上车子就上路了,直奔湖区。

    这要搁在国内,十五岁的小女孩,出个远门一般都是爸妈给送过去,哪怕是送去上学,送到校门口、宿舍楼下了,也要继续千叮咛万嘱咐的。

    但是在麦卡洛家这样的家庭,自小被放养到接近野生的伊丽莎白,处理这点事情,简直不当回事了都。

    中午一起吃过饭,海伦娜说:“詹米,你该午睡了?!?br />
    詹姆斯大声抗议,“我为什么要午睡,我又不是老头儿!”

    于是饭后休息片刻,两人继续叼着烟斗去干活儿,伊丽莎白就站在工作间外头看着,时不时还提醒李谦几句——从她说话就看得出来,她虽然讽刺自己老爹是“木匠”,但是对于烟斗制作,她应该还蛮熟的。

    半个小时过后,詹姆斯开始打哈欠。

    又过十分钟,老头儿说:“我得去休息一下?!?br />
    伊丽莎白大声地喊,“嗨,你为什么要午睡,你又不是老头儿!”

    老头儿头都不回,冲身后摆手,“谢谢你提醒我宝贝儿?!?br />
    等老头儿睡觉去了,伊丽莎白又站在工作间门口看李谦打磨他那个即将成型的作品,觉得好没意思,就突然问:“嗨,谦,你可以教我弹吉他吗?”

    李谦扭头看她,“当然!当然可以!”

    伊丽莎白一下子来了精神,“太棒了!”转身想跑,但又站住,一脸遗憾,“哦,天哪,这里没有吉他!”

    李谦笑,遗憾地耸肩,然后继续打磨自己的作品。

    伊丽莎白一下子就又没精神了,倚在门口看着李谦耐心地伺候那块木头。

    “哦,真丑!”她毫不犹豫地吐槽。

    李谦笑,张了张手臂,然后无奈地道:“这么说的,你并不是第一个!”

    顿了顿,他道:“事实上我知道的,很多人说我并不擅长制作一些充满美感的东西,呃……但是……我觉得还挺漂亮吧?”

    他拿起自己的作品,充满自豪地看了又看,还晒给伊丽莎白看。

    伊丽莎白无奈地翻白眼。

    李谦摇摇头,笑起来。

    “要去湖边走走吗?”伊丽莎白突然问。

    李谦扭头看她,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伊丽莎白似乎是怕李谦拒绝自己一样,又补充道:“我知道我爸爸的木船藏在哪里!我想,他肯定没有告诉你!”

    这个倒是有点意思。

    李谦问:“你会划船吗?”

    伊丽莎白点头,一脸自豪,“当然?!?br />
    …………

    船行湖面,的确美得令人屏息。

    伊丽莎白一边划船一边道:“我从七八岁那时候起就可以自己划船了?!?br />
    李谦摇摇晃晃地勉强站起身来,极目远望。

    湖面澄净得瓦蓝。

    这是一艘很小的小木船,仅容两人坐。

    李谦那么大块头儿,虽然坐着问题不大,但是他一站起来,小船就有些不好掌握平衡了——站起来看几眼,他就赶紧小心翼翼地坐下。

    伊丽莎白还嘲笑他,“你真胆??!”

    李谦耸肩,不反驳。

    船到湖中,伊丽莎白停下桨,任由小船飘荡在水面上。

    她不说话,看着四周的一切。

    李谦也不说话。

    忽然李谦手敲船梆,打起拍子来。

    伊丽莎白扭头看着他。

    他轻声地开始唱,用中文:

    “鸿雁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江水长,秋草黄,

    草原上琴声忧伤。

    鸿雁向南方,

    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

    伊丽莎白以手托腮,安静地看着他。

    一双瓦蓝瓦蓝的眼睛,比湖水还要清澈。

    等到李谦唱完了,她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但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盯着李谦,道:“虽然我不懂中文,但是……真好听?!?br />
    李谦笑笑,“谢谢!”

    然后他问:“可以由我来负责划船回去吗?你教我怎么划船!”

    伊丽莎白立刻为之精神一振,似乎是对自己能传授给李谦一项技能特别兴奋,“好啊好??!其实特别简单……我七八岁时就会了!”

    结果李谦越划越远。

    伊丽莎白毫无淑女形象的哈哈大笑。

    然后船儿摇摇晃晃,被李谦这个划船人划得在水面转圈圈。

    还好,有伊丽莎白的指点,李谦也算小心,船还不至于翻掉。

    当年一起去太湖,其实李谦就蛮想试试自己划船的,当时谢冰她爸爸也的确是给找了一条船,但却是带了马达的——船劈开太湖,过瘾倒是蛮过瘾,只是没有体会到手划船的乐趣。

    忙活了至少半个小时,初步掌握划船技能的李谦,终于把小船划到了岸边。

    伊丽莎白肆无忌惮地嘲笑他,“你太笨了!”

    把小船重新藏好,两人一起结伴往回走。

    有了刚才的经历,伊丽莎白的话突然多了起来,滔滔不绝地向李谦吐槽自己的老爸老妈,尤其是吐槽自己的名字的来历——

    “我妈妈亲口告诉我的,说当初我出生了,他们讨论我的名字,我爸爸很努力地为我想了两个名字,一个是伊丽莎白,一个是凯特……天哪,你能想象吗?一个电影大师、一个著名的艺术家,给他的唯一的孩子起名字,居然是伊丽莎白和凯特!天哪!”

    听到这里,李谦不由得笑起来。

    她知道伊丽莎白是什么意思——在英国,女孩子最常见、最容易重名的,就是伊丽莎白和凯特。这就好比是男孩的名字叫大卫、约翰差不多了。

    嗯,也跟另外那个时空中国的建国、爱国、强……等等差不多。

    然后,李谦自然而然地跟伊丽莎白说起自己的名字——谦。

    他撅了一根木棍,在一片空地上写下“谦”的中文字,跟伊丽莎白解释,“这个字,在汉语中,有谦虚、谦逊的意思。我的父亲是一个高中教师,教授中文的,他给我起这个名字,是希望我以后能谦以律己、谦以待人,做人不要张扬?!?br />
    这个名字的寓意,在伊丽莎白看来简直美极了。

    只是,她似乎不太理解为什么中国的汉字可以把“谦虚”这样的词作为名字。

    “谦,等机会合适了,你可以教我汉语吗?”她问。

    李谦想都没想就回答,“当然可以??!不过学习汉语比较困难,是一项必须要很长时间去认真学习才能掌握的事情,所以,如果你要学习汉语,最好还是通过专业的老师、专业的学校来学习比较好?!?br />
    伊丽莎白点头,“好,我回去就报名选修汉语?!?br />
    ***

    求月票啊求月票!

    PS:我的公众号上更新推送了!这次放上了“白玉京”的人物图及其介绍,大家VX搜索“刀一耕”关注公众号!直接发送“白玉京”即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