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超级黑科技 > 第二十章 生死狙击
    “不知道那个妹子怎么样了?”

    晚上7点,西雅图医院。

    艾克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神情似乎有些恍惚。

    对于爱丽丝的生命安全,艾克其实并不担心。

    因为对英国来说,爱丽丝是唯一的,能与自己说上话的人。就凭这点,在事情没有彻底结束前,英国政府一定会全力保证她的安全。

    只是,艾克却很担忧,不知道那个妹子能不能承受住其中的压力。

    说真的,策划这次的行动前,自己在网络上查找了许多许多的人,最终才选择了爱丽丝。

    她的家境很一般,以欧美平民的生活水平而言,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有些贫寒。

    不过,她并没有自暴自弃,反而一直很努力。努力学习,努力打工。

    和她认识的三年时间里,她从没向自己要过任何礼物,不论是生日,还是圣诞。

    这是一个善良的妹子,也是一个努力的妹子。

    当然,她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妹子。

    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面容干净细腻。虽然穿着并不时尚,有些像童话里的“灰姑娘”,但是如果抛开这些外在因素来看,完全可以给她打个95分以上。

    “唉!”艾克在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

    爱丽丝,希望你能坚强一些,只要我过了这一关,以后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我以两世为人的名义起誓!

    ……

    时间过得飞快,夜色到来。

    “克洛斯,半小时后开始!”一声灵魂传音后,艾克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开始睡觉。

    30分钟后,艾克进入深层睡眠。

    意识之海,一颗璀璨的光球再次浮现而出,绽放光芒。

    “能量统计:4亿3千万……”

    “再次构建灵魂信息传输通道……构建中……构建完毕!”

    “速率计算中……计算完毕!”

    “再次传输已选择的科技信息??椤渲小?br />
    “3.11%……3.12%……3.13%……”

    病房外的走廊上。

    两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神色肃然,正在看报纸。每当有外人靠近这间病房时,两人都会瞬间抬起头来,冰冷的目光让人畏惧。

    他们是FBI的特工,负责今晚的保卫工作。

    而在走廊的两边,还有多名便衣警探与FBI正尽责地来回巡逻着。

    夜渐渐深沉。

    此时已是凌晨1点。整个西雅图医院一片寂静。

    “踏!踏!踏!”

    走廊尽头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两名中年特工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白衣,带着口罩的女护士。身高1米63左右,体重大约50KG。

    女护士手拿着一份病案,向着这间病房缓缓而来。

    在女护士来到这间病房时,一名特工立刻起身,伸手拦住了她。

    特工神情冰冷,死死盯着女护士,腰间的枪械若隐若现。

    在这份沉沉地注目下,女护士摘下了脸上的口罩。原来她是今天白天,陪同主治医生来帮艾克做检查的一名年轻女护士。

    不过这并没有让特工放松警惕,特工一言不发,依然冰冷地打量着她。

    10秒,30秒,1分钟……女护士的额头都快有了微汗。

    终于,特工开口了,声音很低很低,似乎是怕惊醒病房内的小病人。

    “你来做什么?”

    女护士松了一口气,低声答复道:“我是来做夜间例行记录的?!?br />
    现代医院,对于一些重要病人,主治医生一般都希望能细细掌握病人的日常情况。比如饮食,心情等等。

    而这些情况的记录,几乎都是由护士进行的。

    所以,这很正常。

    特工再次看了看女护士,随后转头,向自己的同事使了个眼色。

    同事立刻调整了下自己的特工耳麦,随后低声开口:

    “白头鹰呼叫,有一名护士要进入病房,马上去查一下是谁安排的?!?br />
    “收到!”

    一分钟后,耳麦里传来回复,是正常的例行病情记录。

    通过耳麦,特工也听到了这声回复。随后,特工伸出手来,从女护士手里接过她的病案。

    病案是普通的木版加A4纸张,笔是普通的圆珠笔。

    “你还有一个儿子?今年4岁?”特工突然开口询问道。

    这跳跃性的询问,让女护士异常紧张:“是……是的?!?br />
    “他现在在哪里?”

    “他……他在家里睡觉!”

    特工将病案和笔还给女护士,随后转身替她打开了病房的门。

    女护士松了一口气,连忙进入病房。

    病房虚掩着,两名特工并没有跟进去,因为病房里还有人。

    是艾克的母亲,威廉姆斯夫人,身高1米77,体重70KG。

    不论从哪方面来说,女护士都不可能毫无声息地击倒她。因为根据女护士的资料来看,她只受过医护方面的训练,而且她也没有适手的武器。

    这才是两名特工放女护士进去的真正原因。

    对于电影里经常出现的,罪犯假扮医生,护士什么的,然后推着医疗小车,骗过保卫人员进入病房杀害病人,这样的剧情,FBI是嗤之以鼻的。

    这纯粹是在搞笑,还推着医疗小车,车上还放些手术刀?

    如果刚才这名护士推着小车,带着什么手术器械过来,她根本走不到病房前,在走廊尽头就会被其他的便衣探员拦住。

    ……

    病房里响起了两名女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好像是女护士在询问威廉姆斯夫人,小家伙今晚吃了些什么,精神状况怎么样……

    3分钟后,病房内的谈话停了。

    又过了两分钟,虚掩的房门轻轻拉开了一半,女护士登记完毕走了出来。

    透过半开的门,特工向内看了看。

    受自己?;さ男〖一锼谜?,在他的旁边,威廉姆斯夫人正在替小家伙收拢被子,似乎是担心他夜间着凉。

    一切并没有问题。

    特工再次点了点头,让女护士离开,随后关上了病房的门。

    ……

    时间过得飞快,天亮了,艾克醒了过来。

    刚一睁开,就看到母亲正溺爱地看着自己。

    艾克心头一暖,萌萌地道:“妈妈,我饿了?!?br />
    “妈妈去给你准备早餐!”威廉姆斯夫人亲了一口儿子,随后起身,走出了病房。

    这时,一束晨光照射到病床上。

    咦,哪来的晨光?

    艾克连忙转头,望向侧方,原来是窗帘不知被谁拉开了一条不大的缝。

    晨光就是从窗缝里投射进来的。

    自己住的这间病房,窗帘不是一直都关着的吗?

    算了算了,考虑这干嘛,也许是昨晚母亲打开的。

    再睡会,顺便等吃饭。

    艾克再次闭上眼睛,打算睡个回笼觉。

    伴随着艾克的再次睡去,这间病房的对面,距离此地800米外的商业大楼中,一间屋子的窗帘被拉开了些许。

    窗帘后,出现了一杆狙击枪,对准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