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超级黑科技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凶杀案
    (第四更了,月舞累死了,头都码晕了,我去躺一会,晚点更最后一章。)

    看着办公室的房门被关上,奥巴玛开口了。

    “你们的审讯人员安排好了吗?”

    这话很明显是在问两大情报机构的负责人。

    闻言,两名局长双双回复道:

    “我们已经派出了最好的审讯小组,保证让叛变的海军吐出全部真相!”

    “很好!”奥巴玛点点头,“一旦审讯有了结果,立刻去缉捕那些叛国的资本家。本土交由FBI负责,海外由中情局负责!”

    “是!”“是!”

    两名局长沉声应诺下来。

    见得与此,奥巴玛将桌上的“叛变案”文件扫到一边。对于他来说,这只是小事,也是并不紧急的事。

    真正的大事是……

    奥巴玛转头,单独看向FBI的詹姆斯局长,开口问道:“莫尔顿呢?他现在在哪里?”

    莫尔顿和他的小组是艾克的贴身保镖,这次,他就差那么一点扑上大南瓜,可惜力场挡住了他。

    听到总统先生的问话,詹姆斯局长站了起来,低声答复道:

    “在飞往英国的专机上,保证比大南瓜要先到伦敦?!?br />
    闻言,奥巴玛摇了摇头,道:“还不够!英国有军情六局,那是现代情报机构的始祖,你们FBI在英国的势力有很大的限制!”

    “让我去吧!”这时,红桃Q站了起来,向总统先生行了一礼,道,“由我去英国协调中情局的外事特工,与FBI同力协助!”

    听到这样的话,奥巴玛转头看向军情局局长。

    军情局局长站了起来,向总统先生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表示他的手下能力出众,并且完全可信。

    为此,奥巴玛同意了。

    “那就由你去和莫尔顿携手吧!切记你们这次的任务有两点:一,务必保证艾克在伦敦的人身安全;二,务必保证大南瓜的安全,不准任何人进去,尤其是英国政府的特工!”

    “Yessir!”

    “好了,你们出去办事吧!”

    三人向总统先生行礼后,快步离开办公室。

    至始至终,也位于办公室的休斯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因为,他今天来的目的,不是这些琐事。

    他为的是利益以及权利!

    这时,奥巴玛用内线电话呼叫助理。刹那后,助理推门走了进来。

    “国务卿先生与商务部部长到了没有?”

    助理点头:“已经到了,正在等您们!”

    闻言,奥巴玛站了起来,休斯也站了起来。

    “走吧,去国防部!”

    两人向外走去,此时,联邦国务卿与商务部部长已经在白宫外等候了。

    他们将一起去国防部开会!

    会议内容:商讨南瓜玩具公司股权之事!

    这才是真正的大事,它可以带来无可计量的利益和权利。

    ……

    美国国防部的五角大楼有多远?很近,就在白宫对面。

    随着总统先生等人的到来,国防部里的众多高官都走向了会议厅,而军方除了安排人值守联合指挥部外,其他的实权人物也全都跟着去开会了。

    大南瓜的出现,已经影响到了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不仅是军事问题,同时也是民生问题。

    军方希望得到它,政府希望得到它,资本家希望得到它……

    没人愿意放弃!一个也没有!

    所以,在那个钢铁大南瓜到达伦敦的最后两天时间里,美国将讨论出南瓜玩具公司的股权方案。

    是宣布外界股权非法,然后独享利益?还是承认外界股权有效,造福全人类?

    很难抉择,真的很难!

    所有人都想宣布外界股权非法,但是,如何抵挡全世界的压力呢?

    要知道这一次可不是虚拟的网络,那次各国打落牙齿,吐血忍忍也就算了,毕竟不是现实世界。

    而这次呢?

    今天,在大西洋中部海域,钢铁大南瓜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震撼威能,整个世界都在颤栗,全人类都在颤栗。

    美国独吞得了吗?

    也许独吞的那一天,就将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启日。

    美国都要奔星辰大海了,居然不带我们玩?怎么可能?

    不带我们一起,那么大家都别玩!

    ……

    为此,这场会议开了很久很久,久到天都黑了,还没讨论出结果……

    美国时间,晚上8点。

    新泽西州。特伦顿市。

    “911”报警专线响了起来,接线女警立刻接通电话。

    电话里响起了一道女声,声音很急促,很压抑,似乎她非常害怕。

    “救命,救命!有歹徒闯进了我的家里,他们要杀我,求你们快点来救救我,求求你们了!请看在上帝的份上……”

    “冷静,女士,冷静!请问你现在在哪里?请说出你的地址!”

    “我在宾法大道72……啊——”

    但听一声惨叫,报警电话挂断了。

    接线女警焦急至极,连忙在警方电台公布这一信息。

    “宾法大道区疑似发生入室杀人案,请位于宾法大道附近的巡警,听到这道讯息后,立刻赶往宾法大道查看。门牌号前2位数是7、2!”

    “宾法大道区疑似发生入室杀人案,请位于宾法大道附近的巡警,听到这道讯息后,立刻赶往宾法大道查探。门牌号前2位数是7、2!”

    ……

    警方电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播放这一讯息。

    “F876565警员收到,正在赶往宾法大道!”

    “F867973警员收到,正在赶往宾法大道!”

    “F865449警员收到,正在赶往宾法大道!”

    ……

    警笛疯狂鸣叫,一辆辆警车飞速开进宾法大道,随后分头去查探……

    “72号正常!”

    “720号正常!”

    “不是721号!”

    “不是722号!”

    ……

    此时此刻,每一名警员都焦急万分,因为每耽搁一分钟,营救那名女士的希望就减少一分。

    在哪里?究竟是72几?

    突然!

    肩携式警用对讲机里响起了一名警员的大吼:“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这里是宾法大道728号,这里有人遭枪……”

    “击”字还没说出来,警员的大吼声变了,变成了一种悲哀的语气:

    “不用叫了,她已经死了!”

    “心跳停止、呼吸停止、颈部脉搏停止、瞳孔放大了……”

    “叫探长与尸检官来吧!”

    听到对讲机里传来的话,所有的警员们都愤怒至极。

    是谁?到底是谁干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干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