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超级黑科技 > 第五百三十四章 黑暗之女
    当今世上,亲子鉴定方式有两种。

    一,DNA检测。

    即:通过人体任何组织取样,检测基因。该方法是目前亲子测试中最准确的一种,准确率可达99.99999%。

    二,SNP检测,这是当今世上最先进的第三代DNA分子标记技术。曾经美国在“911”灾难就用了这一技术来确定尸体身份。

    但是,目前这一技术还不是很成熟,无法做到万无一失。

    所以,此次美国政府打算用最普遍,也是精确率最高的DNA检测技术。

    做法是:

    取婴儿的几根头发!

    啥?你说何不用针戳一下小婴儿,然后放点血?

    开玩笑?你不想活了?

    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女儿?你敢去放她血?而且她的母亲还在这眼睁睁地看着呢?你觉得楚韵儿会同意这个方法吗?

    回头枕头风一吹,你就等着威震世界的菠萝大神上门找麻烦吧!

    ……

    在超清摄影机的拍摄下,美方女护士来到病床前,向安睡的小婴儿伸出了自己的手……

    此时此刻,她的手在颤栗,她的心咚咚个不停。

    “小天使,您可千万别醒??!阿姨只是取你一根头发,不会伤害你的!”

    怀着颤栗的心,女护士的手摸到了婴儿的小脑袋上……

    就在这时!

    婴儿瞬间睁开了自己的眼眸,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陌生阿姨……

    女护士大惊,一动也不敢动。

    一秒,两秒,三秒……

    突然!

    但听“哇”的一声,婴儿一下大哭了起来。稚嫩的哭声响彻病房,楚韵儿只觉心都碎了。

    “宝宝,别哭,别哭!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里……”

    女护士哭丧着脸回过头去,向众人道:

    “先生们,我没吓她,真的!”

    众人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也没有怪罪这位美方女护士。

    “等会吧,等她睡了再弄!”

    “OK!”

    10分钟后,楚韵儿终于哄睡了女儿。

    DNA取样,再次开始进行……

    美方的女护士又轻轻来到病床前,伸出自己的手,摸向婴儿的头发……

    就在这时,突然!

    婴儿再次神奇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懵懂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阿姨。

    这一刻,女护士快哭了,真的快哭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护士一动也不敢动,一秒,两秒,三秒……

    “哇————”

    婴儿第二次大哭了起来,哭得好伤心,好伤心。

    “宝宝,别哭,别哭!妈妈在这里,宝宝,别哭……”

    楚韵儿连声宽慰着自己的女儿,无比心疼。

    看到这一幕,病房内所有人全都无语了,真的无语了。

    这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护士一摸她头发,她就立马苏醒,然后哇哇大哭?

    我们从医几十年,从来没遇到过这样奇怪的婴儿??!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等她睡着,再试一次吧,这次我们等久一点?!敝醒敫吖俳ㄒ榈?。

    闻言,众人齐齐点头。

    好半天后,楚韵儿才再次哄睡了自己的女儿。她轻轻将女儿放在床头,随后有些不满地看向众人。

    “安妮还没满月,需要足够的睡眠!”

    众人连忙点头:“夫人,我们明白!这次我们等小安妮完全熟睡后,再进行头发取样工作?!?br />
    楚韵儿没有反驳,默认了这个建议。

    这一次,众人等了很久,久到大家腿都要站麻了。

    “夫人,请问小安妮睡熟了吗?”

    美方医师轻声向楚韵儿咨询道。

    楚韵儿看了看女儿,女儿嘟着嘴,安安静静地睡着。

    “嗯,这次睡熟了!”

    听到楚韵儿的确认,众人松了一口气。

    “芬妮护士,你再去试一下?!泵婪揭绞γ畹?。

    闻言,这位名叫“芬妮”的女护士不干了。她哭丧着脸,恳求道:“先生们,要不换个人吧?我觉得小安妮应该是怕生,我不好接近她!”

    此话一出,众人一愣,随后恍然大悟。

    对啊,陌生人靠近,婴儿会感觉到惧怕。如果是婴儿平时亲近的人,她肯定不会这样。

    在这里,谁与小婴儿最亲?

    很明显,肯定是她的母亲——楚韵儿小姐。

    反正摄影机一直在拍摄着取样的全过程,美方也不用担心被中方人士掉包。

    为此,所有人全都望向楚韵儿。

    “夫人,请您帮我们取两根头发吧!”

    听到这话,楚韵儿连忙点头。

    女儿还这么小,却连续两次被外人吵醒。听到她的哭声,自己的心都仿佛要碎了。

    还是自己来吧!

    这般想着,楚韵儿伸出了自己的手,慢慢伸向女儿的小脑袋……

    近了,越来越近了!

    刹那后,楚韵儿触摸到了女儿的头发。

    小婴儿没有苏醒,更没有哭,似乎她真的已经睡熟了。

    看到这一幕,众人大喜。

    这方法果然有效!

    在众人鼓励的目光里,楚韵儿轻轻捏住女儿的一根细发,然后……

    就在这时,突然!

    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又一次神奇地睁开了,懵懂地看着自己的妈妈……

    这一刻,全场骇然大惊,楚韵儿更是一动都不敢动。

    一秒,两秒,三秒……

    但听“哇”的一声,婴儿第三次哭了起来。

    稚嫩的声音响彻整个病房,并传递到了外面……

    一条水龙从楼顶飞下,降落在外面的走廊上。

    伴随水龙的降临,徐清医生的军用耳麦里立刻响起了陈江极其严肃的声音。

    “许少将,出了什么事?为什么‘1号’连续三次哭泣?需要我进来吗?”

    徐清真是欲哭无泪??!

    “陈组长,你换身无菌服进来吧!我们遇到麻烦了!”

    什么?

    陈江赫然一惊,随后一招手……

    走廊上所有病房的门瞬间打开了,一队队中南海警卫持枪冲了出来,布满整条走廊。

    “我去换无菌服!你们守在这里,禁止任何人离开,包括徐少将!”

    “是,陈组长!”

    听到外面的动静,屋内的众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尼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对小安妮怎么了呢?回头要是被有心人告上一状,那我们才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宝宝,别哭,别哭!妈妈再也不弄你的头发了,宝宝别哭了,好吗?别哭了……”

    楚韵儿第三次哄起了自己的女儿。在其心里,是既心疼又疑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也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