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超级黑科技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当然选择原谅他
    其实,陈江完全不用换无菌服的。

    因为他的意识非常强大,对物体的掌控已经达到了原子级别。所以,他完全可以屏蔽病毒的入侵,除非病毒已经超过了原子级别。

    但这里是医院,是经过卫生部重点清查的地方,决不可能存在低于原子级别的超级病毒。

    不过考虑到那个女婴的重要性,他依然还是去换了一套无菌服。

    “咚咚咚!”

    陈江敲响了豪华病房的门。

    “请进!”

    音落,陈江立刻推门走进病房,随后拐了两道弯,到达卧室。

    “徐医生,出了什么事?”

    “陈组长,你来得正好,我们遇到麻烦了!小安妮每次在我们想要取她的头发时,她就立刻苏醒,然后大哭。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众人纷纷望向陈江,连楚韵儿也不例外。

    她已经把女儿又哄睡了。天可怜见,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此时,听到徐清医生的话,陈江皱起了眉头。

    婴儿是最嗜睡的,别说取根头发,就是你抱着她走来走去,她都不一定会醒。

    可现在的情况很不正常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难道说她……

    “夫人!”

    陈江向楚韵儿行了一礼,然后低声道:“要不我用念动力来试试?不会触碰到她的身体!”

    念动力,即生物意识进化到第一阶段所带来的超凡能力??梢杂盟吹鞫钪婕涞姆肿?、原子、电子、质子、夸克……

    乃至最小的普朗克粒子。

    当然,陈江目前才达到原子级别,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不过用来取一根头发的话,倒是绰绰有余。

    听到陈江的话,众人心头一喜。

    如果不用触碰小家伙的身体,应该不会惊喜她了。

    楚韵儿也是这般想的,所以她点点头:“陈组长,麻烦您了!”

    “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

    在众人的注目中,陈江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下一瞬,强大的念动力猛然爆发而出,房间里数颗极其微小的氢原子瞬间被控制,仿若刀锋,飞向熟睡的婴儿……

    在那0.1秒时间之内,氢原子束进入婴儿的头皮,轻轻取下一根头发。

    娇嫩的头发轻飘飘地落在床上……

    突然!

    冥冥中,婴儿似乎又察觉到了什么,她再次从熟睡中惊醒了。随后,但听“哇”的一声,小家伙再次大哭了起来。

    楚韵儿:“……”

    陈江:“……”

    中方人员:“……”

    美方人员:“……”

    尼玛,还要不要人活???不就取你一根头发吗,至于哭得这么惊天动地吗?

    楚韵儿连忙抱起女儿,再次哄她睡觉。

    美方护士则立刻上前,用镊子夹住掉落在床上的那根细发,随即放置进一个全金属的密码保险箱里……

    这一切,都是在超清摄影机的记录下进行的。

    当保险箱被关闭的那一刹那,屋内所有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大家真不容易啊,终于把工作做完了!

    “夫人,不好意思,我们又吵醒了您的小天使!”

    美方人员向楚韵儿表示歉意。

    楚韵儿摇了摇头,随即看向陈江:“陈组长,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没有触碰安妮,她还是醒了?”

    音落,众人也纷纷看向陈江,他们也想知道为什么。

    感受到全场的注目,陈江想了想后,不确定地道:

    “夫人,我猜测这应该是某种神奇的心灵感应能力。冥冥中,她可能知道我们要对她‘不利’,所以她就醒了!”

    什么?心灵感应能力?这么牛逼?!

    众人惊呆了,楚韵儿是既惊又喜。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如此不凡。

    “夫人,这种能力具体是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艾克先生应该知道。等下个星期夫人去了美国,可以向艾克先生咨询一下!”

    “好的,谢谢陈组长!”楚韵儿连忙向陈江道谢。

    “不敢当!夫人,请您早点休息,我们先出去了!”

    “嗯,好!”

    众人向楚韵儿行礼,随后收拾物品,依次退出了房间。

    苍穹之上。

    一艘小型运输舰破空而来,降落医院。

    在中方众人的挥手告别中,美方人员登上了运输舰,破空离去……

    半个小时后,美国白宫。

    “总统先生,安妮的DNA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与艾克先生的匹配率高达99.9999%。她确实是艾克先生的亲生女儿?!?br />
    “准备召开新闻会,将这份检测书向全美公布!”

    “是,总统先生!”

    随后,美国政府召开了一场盛大的新闻发布会。

    全美各阶层都有代表出席。

    在新闻会上,特朗普总统亲自宣布:政府已经审核了“安妮”的身份,她确实是联邦国宝——艾克先生的亲生女儿。

    看到这则新闻后,某些阴谋论终于消失了。

    ……

    剑桥市。麻省理工学院。独栋别墅。

    爱丽丝已经跟着艾克,回到了这座学校。

    没办法,只能选择原谅他啊,不然还能干嘛?

    这段时间,不仅西瓜弟弟天天来,英国、欧盟也派了许多人来劝说自己,连自己的母亲都打来长途电话,希望自己别生气了。

    哎,此生此世,也许自己只能跟着西瓜弟弟过一辈子了。

    可是,等这个月月底那两人到了美国,我该以什么态度去应对呢?

    是老死不相往来?还是去接他们一下?

    “莫尔顿先生,艾克呢?”

    爱丽丝转头看向正在执勤的FBI,轻声问道。

    “小姐,艾克去林肯实验室了,大概还有两个小时才会回来!”

    “他去实验室做什么?”

    “好像是在做一只大狗熊娃娃!”

    “是给他的女儿做的吧?!好,我知道了。哦,对了,莫尔顿先生,听说那两母女月底就要到纽约来了,是吗?”

    听到这话,莫尔顿的脸一下垮了。

    很明显,爱丽丝小姐这是在明知故问啊,但是自己怎么办?

    女主人发话,自己不能不答啊。

    拜托拜托,接下来您千万别说让我为难的话题。

    莫尔顿哭丧着脸,点头道:“是的,小姐,她们月底到!”

    “那么,你觉得我要不要去接她们呢?”

    “这,这……小姐,我哪知道???”

    莫尔顿差点没哭出来,这问题自己怎么能回答呢?回头要是被艾克知道了,那可就完蛋了。

    “对了,爱丽丝小姐,斯密斯夫人好像对这些情感问题很精通。我帮你去找她,你等等啊,我马上去帮你叫她!”

    莫尔顿像只兔子样,一下就蹦出了别墅,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爱丽丝为之哑然。

    ……